兵车行

小说名:兵车行 时间:2019-4-21 / 2:09:45 作者:柳文扬 字数:7360

中将坐在书桌后面,考虑着怎么起草一份报告。

书桌是拉奎亚星的土生木料制作的,含有令人愉快的香味儿。象那些能征惯战、独当一面的将军们一样,中将习惯于每征服一个地方,就使用当地的物品。这使他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不仅书桌,整个房间里都是拉奎亚行星的产品。挂毯、用沼泽兽的巨大蹄子雕琢的圆凳,甚至于他手里拿的笔。然而这一切,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真是神奇……

中将的目光又落回到笔尖。这份报告要小心措辞。在四十年的军旅生涯中,他第一次感到胜利来得不明不白,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对自己功勋的嘉奖,甚至在心中暗自害怕。

老天知道,他们竟没有遇到丝毫抵抗。这场被预想为血腥征服的战争,实际上只是一次和平登陆。战略参谋部派出的侦察部队一定是瞎了,不然就是疯了,他们居然没有发现,这是一颗“无人行星”,一座海市蜃楼般的虚幻城堡,一个被原始居民遗弃的孤岛。

让他怎么写呢?三千艘战舰按梯次排列在这个太阳系里,主炮全部实弹瞄准拉奎亚行星;经过三十分钟炮火准备,登陆舰队如临大敌,在电磁护盾的围绕中缓缓降落在行星表面;结果发现,唯一对他们表示出抵抗意愿的是几只惊慌的兔子?

精锐的维京军团甚至没有用武之地。那些骁勇的士兵们鼓足了力气,却没找到打击的目标,他们互相之间窃窃私语,仿佛在嘲笑主帅的愚蠢。

中将想到这一点就暗自恼怒。那些维京人,那些战斗的木偶!他永远不能跟他们搞到一堆去,哪怕他们是全银河最勇猛善战的士兵,或者说是将军们最好的工具。维京行星已被征服了半个世纪,但他们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帝国的统治。征兵之所以能顺利进行,大概是因为维京人对战斗的本能的热爱。

但这与报告都没有关系,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才能避免成为参谋部里的笑柄……

中将下意识地拍拍椅子扶手,清脆的响声竟吓了他一跳。含有香味的木料……这里到底有什么?在这看似宁静的大地上,在这透明的空气里?

当他下船面对着一片荒芜时,将军曾说:“我要在这儿建立司令部,然后再开始搜索。”

那里真的出现了一座建筑,出现了他的司令部。

随从的副官们一阵骚乱。而愚蠢的维京士兵却迟钝地傻笑。将军本人竭力保持了镇定。没有人知道,那座建筑怎么会突然出现的。一小队维京人自告奋勇地跑进去查看,出来后简单地说:“办公室,卧室,桌椅床铺。”

一个副官把维京人从房中带出来的椅子摆在地上,用枪一阵猛扫。木片纷飞,一股花粉般的香气飘散开来。这似乎是真的。副官还不放心,他叫人用普通摄像机、超声探测器和激光扫描仪分别对建筑物做了探测,最后,他对将军报告说:“一切都表明,这是真实存在的物体,不是我们的幻觉。将军!”神色间,他对自己的聪明才智表示出一点自豪。

将军坐在办公室里的桌子后面已经有几个小时了。他想要纸,就找到了纸;想要笔,就发现一根笔甚至摆到了手边。他有好几次试图证明自己在做梦,然而最终只好相信是遇到了奇迹。

在这颗无人的星球上,一切愿望似乎都能实现。

一个维京上尉说:“将军,这不是无人星球!”他的话立刻被驳斥回去了。没人会重视维京军人的意见,哪怕他们再勇敢。普遍的看法是,他们最多只能担任下级军官,带领同胞去冲锋陷阵。

考虑了很久之后,将军决定先把报告放下。等派出的搜索队有了消息后再写。他也想弄清楚这颗星球的秘密,这儿仿佛真的存在某种神秘的东西,在暗中注视着人们的行动。他希望从森林里搜出小矮人,或者在山中找到早已废弃了的大型计算机等等,好说明这里曾经有过文明。

一名副官大喊着冲进来。中将皱着眉说:“什么事?你不能保持一个军人的仪态吗?”

“搜索队回来了,将军,可是……”

副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粗暴地推开,一个维京上尉带了两名士兵走进来。

“如果你不对我解释清楚,就要……”中将大声喝斥着维京人。

上尉用他那个种族一贯的简洁语气说:“兵变,将军。”随后,他一枪打穿了中将的脑袋。

长长的甲板上,排列着一队维京新兵。他们大多是二十岁左右的孩子,身姿挺拔,英气勃勃。他们在缓缓地顺着登陆舰甲板往球形战舰的巨大舱门走去。

一位年长的僧侣挨个为他们祝福。这是维京人的传统,帝国至少让他们保留了这一点东西。

“祝你好运,孩子。”长老和蔼地摸着一个小伙子的头说。这些新兵他大都认识,有些甚至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所以,他的心里格外沉重。他们不会有什么好运的,他们当中也许只有一半的人能活着回来,听说拉奎亚人如同恶魔。

“下一个……威尔,祝你好运。”他说。

“回来的时候我就是英雄了。”威尔笑着说。

“你只是个淘气鬼!”长老爱怜地摇着头。威尔不会回来了,战争中死去的都是这种乐观的孩子。冲锋时他会跑在最前面,撤退时他主动要求留下掩护,他不会留意随处可见的陷阱。他会死在异乡。长老默默地闭了一下眼睛。

“长老!”又一个孩子过来,悄悄对他说,“听他们说,拉奎亚人能变成任何样子,甚至能变成我们维京战士的模样。是吗?”

长老说:“我不知道。”

“面对维京人模样的敌人,我怎么开火呢?”小伙子问。

“你保护好自己吧。”长老说,“哦,下一个,莱尼。你不在的时候我会照顾你爸爸。放心吧。”

“谢谢你,长老。”莱尼沉着地回答了一句,就走上球形战舰。

“乔……”长老对下一个人说,“让我看看,在这儿。海伦说她永远爱你,她说,这护身符还是你自己带着吧,它能保护你平安归来,那时你再还给她。”

乔双手接过护身符,捧在嘴边亲了几下,脸庞红红地走了。可怜的家伙。海伦已经决定嫁人了,她说:“长老,我不敢想象接到乔的阵亡通知时的心情!这护身符……请您还给他吧。”

“下一个……”长老低声说。

天空壮丽辽阔,几十艘登陆舰的甲板上都是送行的场面。

在一艘指挥船的船桥里面,一个年轻的维京女人站在巨大的窗子边,俯瞰着那些新兵。她的身后,一位帝国军队的上校正在翻看文件。

“又是二十万……”女人低声说。

上校回过头:“你说什么?”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您明白吗?”女人说。

上校有礼貌地微笑着:“我不懂这些古代的咒语。”他看看桌上摆着的一个水晶球,“是维京人的咒语吗?就象你老拿着的这个球一样……”

女人又望向窗外:“在一次战争中重复征兵是愚蠢的。从前的帝国,不会犯这种错误。但是近十年来情况变了。这次仅仅攻打拉奎亚,就从维京连续两次征兵。”

“那是战略参谋部的决定。”上校不想正面谈这个问题。

女人说:“听说很多行星上因为征兵已经十室九空。上校,这说明帝国的状况是捉襟见肘了。对吗?”

上校的脸色突然变得冷漠:“韩女士,你不了解帝国的辽阔。”过了一会儿,他又缓和了语气,指着窗外说:“你看,这新型的战舰,威力甚至超过了以往最强大的主力军舰。帝国永远不会出现什么捉襟见肘的情况。”

丽娅·韩瞧了瞧外面天空中直径达一千余米的球形战舰,原子冲击炮的炮口象是小环形山。她叹息了一声。

“帝国要扩张到整个银河吗?新型武器不断出现……”

上校说:“这种战舰是首次使用,要让拉奎亚人见识一下。”

“为了让帝国征服一颗远在银河系边缘的星球,维京的孩子们要成万成万地死去……”韩自言自语。

上校看了她一眼:“韩女士,咱们在这里不是要讨论这些。”

“对。”韩的眼睛里露出仿佛是嘲笑的目光,“我是来向你恳求饶恕的。”

“这些材料我看了,”上校没理会她,举着手里的一叠纸说,“肇事者的供词,还有目击者的证词,都很合理。”

他重新翻开那叠供词,低声念着:“我,考尔夫兰中尉,维京人。昨晚因为与帝国军队的马修上尉发生口角,在决斗中杀死了他。我愿意接受公正的惩罚,但我要说明,马修上尉是在侮辱了维京人的宗教信仰之后才接受我的决斗挑战的。并且,当时他身穿便服,我并不清楚他的身份。”

“还有一位目击者,”上校接着念道,“我,斯多纳,维京人。昨晚在街道拐角,我看见两个人在用刀子决斗。旁边还有三个人围观。一个人将另一个杀死了。但我证明,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围观的三人没有帮任何一方。”

上校把纸丢在桌上:“你们的人民似乎喜欢玩这些游戏。连军人也不例外。”他又随手拨弄了一下那个水晶球。

“帝国保留了这里的一些风俗。”韩说,“何况,你们不是最欣赏维京人的尚武精神吗?”

上校说:“马修上尉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他怎么会去惹那种事呢?”

“我怎么知道。”韩说,“你打算如何惩罚那位考尔夫兰?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在维京军队中很有声望。成千上万这样的军人正在为帝国流血牺牲。”

上校盯着她的眼睛:“你是在暗示我:对这件事的处理会影响到这次征兵吧?”

韩一言不发。

“好了,我打算私下了结,行吗?”

接下来,他又拿起一张纸:“只不过,我希望在咱们俩之间做一次开诚布公的对话:你们为什么要谋杀马修上尉?”

领导兵变的上尉已经成为拉奎亚星的维京军司令官。事实证明,他那当机立断的决定是正确的。在这样一颗神秘的星球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一百万骁勇的维京士兵,在自己人的领导下,为了解放,而不是为了穷兵黩武的帝国的贪欲去战斗,将是所向无敌的。

司令官仔细听着副官的报告。

在山上发现了古老的城市,密林里有文明遗迹。这些遗迹中空无一人,更重要的是,它们显示出远超过帝国的科技水平。

“我们总共有多少兵力?”司令问道。

“一百万战士,”副官回答,“三千艘战舰大都完好。还有所有的地面部队装备。”

“在帝国下一次攻击前准备好,我们要支持到掌握那些关键的技术为止。”司令官低声自语,“希望维京那边一切顺利……”

韩睁大眼睛:“谋杀?上校,我以为你已经了解了维京人决斗的习惯……”

“我说的谋杀,”上校说,“与你们的概念一样。马修上尉不是在普通的决斗中死的。听听,我这儿还有一份目击者的证词呢。”

“……前面的不念了,这位目击者写道:……我看到他们四个追上了那个黑衣服的人,把他围在中间。他们都拿着枪,一个人说:‘先生,既然敢来偷听,就应该敢承受后果。’那黑衣人说:‘我已经把消息送出去了,杀死我也没用。’一个拿枪的人说:‘我们不会相信的。你可以选择,是决斗还是自杀?’黑衣人想了一会儿,说:‘决斗吧。’他们就给他一把刀,有一个人出来跟他决斗。这个人很凶猛,没有用几秒钟,就把黑衣人杀死了。”

上校看着韩:“他们派了一位用刀的行家来跟马修决斗,所以说这无异于谋杀。马修偷听了什么?他想把什么样的消息送出去?这消息一定非同小可,以至于要用生命作为代价。”

韩低下眼睛,过了一会儿说:“这个目击者一定是诚实的人吗?”

“我们对他用了测谎仪。相反地,对您提供的目击者,我们出于尊重,没有用测谎仪。”上校回答。

韩没有说话,上校又说:“我已经说了,杀人事件就私下里了结吧。但是,仅仅在咱们俩之间,不能做一次诚实的对话吗?您为考尔夫兰隐瞒着什么?或者整个事情就是您策划的?”

韩看了他一眼:“你是在审问吗?”

上校摇了摇头:“实话说,我对自己的猜测没有把握。所以咱们只是私下里谈谈。舰队即将出发,昨天夜里突然发生了这种事,而我今天上午才知道。把你找来根本已经无济于事。看看吧,士兵们都上了船,我的工作也快结束了。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你也知道,马修并没有送出什么消息。”

韩说:“你想知道什么呢?上校?”她慢慢坐在桌边。

“你们密谋了什么事?”

天色已晚。从山顶望下去,森林一片苍茫。司令官坐在石头上看着副官送来的报告。他不愿意进入山上的建筑物里。

“这儿肯定有什么东西!”他说,“空气里,或者什么地方有某种东西,我们看不见它。”

“看不见的东西不一定不存在。”副官说。

司令瞟了瞟他。副官又说:“科学家们早就猜测,在银河系边缘的古老星球上,很可能存在着高级文明,比我们早得多。”

“是吗?”

副官说:“谁知道拉奎亚星球是不是一个已经越过文明顶峰的世界呢?也许在这样的世界上,人类已经抛弃了原有的存在方式。”

司令官摇了摇头。

“他们还在这里,但我们看不见。”副官叹息着说,“他们也不愿意理睬我们。”

“眼看着别人蹂躏他们的家园吗?”司令问。

副官耸耸肩膀:“也许他们早就不在乎了。”

“我没发现你是个哲学家。”司令官说。

副官问:“您对突然出现的建筑物怎么解释呢?在这儿,你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要任何东西。”

司令官想了一会儿,说:“再派出搜索队吧。”

上校看着韩把水晶球在手里滚来滚去,耐心地等着。

韩终于说话了:“你们对那些新兵说,拉奎亚人能任意变化自己的外形,甚至变成维京人的样子。这是谁证实的?”

“参谋部说的,而他们是听到从战场上传来的消息。”

韩说:“大概你的帝国也没对你们说真话。”

“什么真话?”上校问,“是关于拉奎亚人吗?”他自问自答着,“难道拉奎亚人是不可战胜的?一百万维京精锐部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溃败了。”

韩点点头:“这可能吗?”

上校说:“是不大可能。除非敌人拥有超出我们想象的能力。”

“那么何必再次把成千上万的军队送去牺牲呢?”韩问。

“对呀……”上校说,“难道,这次征兵不是为了对付拉奎亚人?”

韩说:“舰队将开往拉奎亚行星,这是毫无疑问的。但那里的维京部队并没有被打败。”

上校站了起来:“他们……他们……叛变了……”

韩目光炯炯:“帝国从维京再次征兵,装备了最新型的战舰,让我们的孩子们在遥远的异乡去自相残杀!”

上校惊呼道:“他们疯了吗?竟然会想到背叛帝国。这是不可能成功的呀!”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韩说。

上校瞧瞧她,又坐下了:“这一切也只是你的推测。就算军队叛变,帝国要镇压的话也不会从维京征兵,应该用其它星球的军队。”

“其它星球已经不堪重负。”韩说,“你的帝国为了征服银河系,把各个世界的生命都驱赶到战场上。现在,帝国已经开始腐朽了。”

司令官惊讶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一队士兵警惕地用枪指着他,但那人毫不惊慌。他长得没什么特点,可以说是所有平凡的人中最平凡的。

“你想找到我们,我们只好采用一种你们可以看到的形式。”那个人说。

“你是谁?这个星球上的居民吗?”司令官问。

“就算是吧。”

“你们已经跨越了文明顶峰吗?”副官迫不及待地问。司令瞥了他一眼。

那个人笑着说:“你怎么想都可以。”

司令对他说:“帝国就要来占领你们的星球,和我们一起抵抗吧。”

“不。”他清楚地回答,“没有必要。”

司令官惊讶地说:“你们宁愿被人占领自己的家园吗?”

“什么是占领?”那个人说,“你们不是已经在这里住下了吗?别的人也一样可以。”

司令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过了一会儿,问:“起码,我们可以利用你们这里的技术吧?”

“那时很久以前的玩意了,无所谓。”

司令说:“谢谢,你会看到我们用你们的科技,战胜帝国,保卫你们的家园。”

这一次,那个人根本没有回答。

司令官看了看周围的士兵,说:“我们甚至可以反击帝国,把银河系众多的星球从压迫下解放出来!”

士兵们都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说:“看起来,你好象并不需要我。那为什么要到处寻找我们呢?”

“当然,我们要找到这颗行星真正的主人啊。”

“真正的主人?”他似乎不懂,“那又为什么?那很重要吗?”

司令官皱了皱眉:“是……很重要。这里是你们的家,为了尊重你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首先征得同意。”

“尊重?……”那个人停了一会儿,说:“我们所想的好象不太一样。原先我以为……也许,你们也想了解自己?或者宇宙和一朵花的意义?”

“我……”司令官说,“看来我们的想法相差悬殊。”

“没有任何两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我们可以努力归于……归于……对不起,那个意思,我用你们的话很难表达。”

司令官鼓起最后一点勇气问:“在银河系,上千万的星球正被帝国统治和压迫。你们如果有能力解救他们,为什么不行动?”

“压迫?……”那个人疑惑地说,“看起来我们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他蹲下,双手在地面上方微微拂动,那里冒出了一棵浅绿色的草,并且很快开出了一朵白花。

韩对惊讶的上校微笑一下,说:“你的帝国不肯对你们讲真话,可我们的战士却从拉奎亚行星发回了真实的信息。拉奎亚是一颗无人星球。”的

“什么?”上校大声说。

“在银河系边缘,有这样的古老文明,他们抛弃了原来的行星,最终走向宇宙。拉奎亚星就是这么一个古老世界。那里遗留着超越帝国的科技宝藏。”

“所以,维京军队叛变了……”

韩不说话。

上校说:“我明白了,你们密谋在这第二支军队中安插间谍,想策动他们在到达拉奎亚星时也一起反叛!”

“那是一点也不费力的。上校。”韩笑着说。

上校拿出了枪:“好吧,对女士我一直不愿用武器,但这次不同。希望在面对我的上级时你也能说真话。”

韩摆弄着水晶球,并不起身。

上校说:“难道你要凭你的水晶球制服我吗?”他愤怒地笑了几声,“维京人的愚蠢巫术,放下吧!”

“不是什么巫术,”韩平静地说,“你还是不愿意正视现实。就算你的上级知道了此事,他还能阻止部队出发吗?”

上校愣了一下,韩又说:“就算你马上杀死我,能够挽回败局吗?”

上校决定不再理会她的攻心战术。他摆了摆手中的枪:“请你跟我走。”

韩对他一笑:“从你叫我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维京最终会胜利,帝国已经开始衰落,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你和我的死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什么?”上校低声说,“死……你说……”

“这不是什么巫术。”韩把水晶球扔在地上,随着一声巨响,整个舱内充满了强烈的闪光。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