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小说名:天梯 时间:2019-4-21 / 1:24:34 作者:柳文扬 字数:7528

他们呆呆地看着脚下那具丑恶而又可怜的尸体。没有救了,墨绿色的体液已经浸透了破碎的残躯,把地面染得象潮湿的柏油;裂开的头壳里面,露出淡黄色的大脑,沟回复杂,显示着这一小堆散发腥臭的有机物曾经是一个具有智能的生命。

比尔忍不住埋怨起来:“高,你总是坏事。为什么不小心些?”

高昶说:“我……它一爬过来,我就不由自主地踩了……踩了一脚。”

他不解释别人也会理解的:这么丑的东西!一身油黑发亮,又长得那么大!谁看见了能控制住自己的脚呢?

虽然新宪法规定,太阳系内一切智慧种族,包括虫族都拥有“人权”,但没有谁真正把虫族当成“人”。这种东西丑得令人恶心,并且使人害怕。

“现在好了,咱们怎么跟那些虫子解释?它们会做出什么事啊?”比尔说。

高昶知道虫族会有何种反应:它们会派出一队“特使”到地球政府,特使们会很有教养地,静静地站在联邦法院里,用它们丑怪但并不自知的目光,谦逊而顽固地盯着法官。直到法院作出让它们满意的裁决。一般来说,是赔一笔款。虫族知道自己的生命不象其他种族的生命那样值钱,能得到赔款已经不错了,但它们乌黑的硬壳眼睛里隐藏的感情谁也看不懂,如果说它们有感情的话。

赔款之后,也许就要追查他们三个人为什么会私自到虫族的领地去游逛。这才是最要命的。

“把它弄走!”比尔突然说,“烧掉!埋起来!毁尸灭迹算了。”

柯克说:“虫族要是发现少了一个成员呢?在我们眼里,它们都长得一个样;可你别忘了,它们每一个人在自己的种族里也是有名字的。它们会发现的!”

“那你说怎么办?”

高昶很想弥补自己的过失:“我们来伪造一个意外死亡的现场吧?”

“只能这样了。”柯克说着开始动起手来。

这里的环境被布置得很象地球,小路边有不少假山和树木。柯克把一座假山上的一块石头搬下来,压在虫族的尸体上。然后,他们把一些碎石屑撒在路上,造成石头从假山上滚下来的假象。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反正没有谁能证明他们三个人跟这具尸体有任何关系。

柯克抬头望着“天空”,头顶是一团耀眼的光芒。那里悬挂着由可控核聚变物质组成的小型“太阳”。它是这个空心球状世界的中心。空心球体直径两千米,是“天梯”的一部分。

他们脚下的土地是仿造的。在空心球内部的“赤道”位置,有一条宽宽的圆环,象球体的腰带。这个直径两千米、宽三百米的圆环不停地旋转,使环的内表面上有了相当于地球表面的重力。而球腔内的其他地方都是无重力区。据说,以后在这样一个空心球内,将可以居住三万人。

高昶说:“真是精美–精美绝伦的创造。每个球体内部都是自给自足的生态圈。四万个球体!真不可思议……”

柯克说:“只有虫族能干出来。它们都是没人性的工作狂。”

“我真的怀疑它们的目的。为什么把这些球体无偿提供给地球人?”比尔说。

高昶回答他:“不是无偿。它们要求也在地球轨道上定居。”

“这里面有阴谋。”柯克说。

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走了。作为地球派出来与虫族谈判的使者,他们的越权行为必须及时结束。

柯克向议长汇报完了情况,静静地等待着。

议长对高昶踩死一只虫子的事不以为意。但是,他却十分重视柯克他们对虫族所造球体的描述。

“里面真的能住三万人么?”他问。

柯克说:“人口密度将不高于地球上的大都市。实际上,只要习惯了那里的环境,我是说,习惯了人造的天空和太阳、人造的土地……那么生活在那儿还会挺舒服呢。”

“三万乘以四万是多少?”议长自问自答地说,“是地球人口的七分之一!我们将减轻多少负担哪……”

柯克提醒道:“议长先生,如果您问我的话,我的意思是: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人口还在不断增长……”

“是的。”议长说,“但这将使人们习惯太空生活。太阳系里所有内圈行星都住满了人;而火星、木卫三、土卫六这些外圈中可以居住的天体,也都人满为患了。其它的行星和卫星不适宜居住,但那里充满了资源!一旦在地球的试验取得成功,‘天梯’系统就可以在整个太阳系推广。人们不必居住在环境恶劣的外圈各大行星及其卫星上,只需以它们作为资源供应地,而住在它们轨道上的‘天梯’里。”

“象我这样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对您的主意可不敢恭维。”柯克插了一句。

议长不以为忤。他笑着说:“天梯还只是一个过渡阶段。人们不可能永远住在直径两千米或更大一点的球舱里。只要天梯成功了,我们会试验更大胆、更宏伟的计划……”

他从桌上拿起一本书,递给柯克:“一本二百年前的书。挺有意思。”

柯克看到封面上写着《圆环世界》,就说:“我有印象。”

“是吗?那就好。”议长把书丢回桌上,“想想看:在地球的周围有一圈直径数百万公里的巨大圆环,上面居住着上亿的居民……‘天梯’的技术为这种前景增加了可能性。”

柯克感到议长的决心已定,很难动摇了,就摇了摇头,说:“我们只想请您分析一下虫族的动机。它们不会仅仅为了解决地球的人口问题就卖这么大力气的。”

议长说:“它们的动机很简单,虫族自从大站以后一直过着半流放的生活。提坦星的老家被人类占了,它们想要有个定居地。”

“定居在地球?”柯克笑着,从侧面提醒议长。

“定居在地球轨道。”议长说,“这没什么。虫族是天生的工程师和能干的劳工,它们作为我们的邻居,会帮不少忙。”

柯克第一次忍不住了:“我不会高兴有这种邻居!”

议长看了他一眼,走到桌边,铺开了一张巨大的图纸,示意柯克过去看。

那是一张“天梯”的蓝图。

议长说:“瞧啊……现在四万个球舱已经全都在地球的赤道面上稳定运行。下一步,我们在赤道上空六百公里的地方,建造一条环形管道,就象地球的领带!管道上向外辐射出上千条较细的运输管,通向那些球舱!球舱之间也用同样的运输管相连。你想象过这样宏大的工程吗?建成之后,只要乘坐‘摆渡飞船’到环形管道,就可以继续乘电梯到任何一个球舱!最外圈的球舱将是外太空飞船港口,飞船在那里起航会减少大量的能源消耗。想一想,当你想去探望远在几万公里外的亲戚时,用不着再象从前那样乘飞船做十个小时的枯燥旅行了,而是通过电梯,只需三、四个钟头就能到达!四万个球舱中有太空工厂、太空医院、太空旅馆、太空学校……”

柯克私下里承认议长展望的前景很有吸引力,但他对虫族仍不放心。

议长明白他的顾虑:“虫族并不象你想的那么坏。单个的虫族是和气、谦虚的;甚至所有虫族都是这样。发动侵略战争的只是它们的虫王,而现在没有虫王了,它早已死在提坦星,尸骨无存。”

“如果新的虫王又出现了呢?”

议长沉吟说:“我们对虫王出生的原因和过程没有什么了解。但是……现在不是五十年前了,虫族的当务之急是生存,而不是侵略。”

高昶对自己被派到“天梯”施工现场作监督,感到有些讽刺:他本是议会里反对“天梯”工程最激烈最坚决的一个人,现在却必须眼看着“天梯”在自己的面前被建造起来。

球舱中的生活虽有点沉闷,但却非常平静安宁。高昶每天除了例行的一点工作外,把时间都消耗在阅读上面。

虫族的工作精神确实值得钦佩,它们至少比高昶见过的所有地球人都更吃苦耐劳。在太空中没有昼夜,虫族几乎一刻不停地工作,只有当阳光被地球巨大的影子遮住时,它们才作短暂的休息。

直到现在,高昶还没有掌握如何辨认出单个的虫族。它们真的是千虫一面,毫无分别。尤其当它们全都在工作时,连动作几乎都一模一样。

但高昶能认出负责与自己交接的“部长”。那是个长相乏善可陈的虫子,比起其它虫族即不更丑,也不更大。只是它的背上贴着一片红色圆形标志,这显示出它的特殊身份。高昶发现,虫族内部等级森严,其它虫子仿佛根本不敢与这一只说话,它们在它面前恭谨极了。这一只呢,也确实显得很庄严,它甚至不与高昶一同进餐 –实际上,高昶一看到它那三十公分长、油黑发亮的躯体,就吃不下任何东西。

但今天,这虫子竟邀请高昶一起进午餐!

高昶真不知道如何拒绝。这可是外交事件啊。但一边看着那黑油油的软东西,一边吃饭……不堪想象!

最终,高昶还是和虫子坐在了一间舱室内。他很小心地把目光避开它的身体。虫子面前摆着五六个形状、色彩都相当漂亮雅致的小瓶,瓶里显然装着某种流质,当虫子把它尖细的口器伸进瓶中时,就发出“吱吱”的吮吸声。

高昶没法吃饭。他只好盯着那几个瓶子看。确实是美伦美奂,难怪人们都说虫族的审美观颇有独到之处。

虫子说话了。它那“叽叽咕咕”的细微叫声在同步翻译器里被译成地球语言。所以从高昶的耳机中传来的话是:“您为什么不喝酒?”

“喝酒?”高昶愣了一下,看看那些小瓶,心想:“难道那是酒?难道这怪物让我也从瓶子里……”

幸好虫子说:“我知道您带了地球的酒。本来这里是不能喝酒的,但马上就快竣工了,我们不一起庆祝一下吗?”

这小东西竟把他的事弄得那么清楚。高昶索性把酒从柜子里取出来,在面对着这么一个丑东西的时候,如果不想失态地吐出来,确实需要一点酒。他喝了一杯。

小虫子用一根长长的、坚韧的卷须状腕足挽起一个瓶子,伸向高昶:“为了工程的成功,为了我们和地球人的友谊!”

看来不碰杯是不行的了。高昶苦笑了一下,也把杯子举起来,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酒杯和虫子的小瓶碰在一起。

高昶把杯中酒饮尽,重复着虫子的话说:“为了友谊!”他心中想起了从书上看来的历史:在太阳系战争中,虫族屠杀了六百万地球子孙,它们的战俘营从月球上一直建到土卫六。

虫子又扬了扬小瓶:“为了美好的未来!我们将永远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高昶说。

书上写着,当火星人发动对地球的侵略时,虫族立刻宣布与他们联盟,向地球的海外省–月亮发起进攻,以便能在火星人的胜利中分一杯羹。

“共同繁荣!”

“共同繁荣。”高昶说。

虫族占领月球后,以其为基地,向地球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它们提出与火星人分治地球。

虫子黑黑的复眼不知在看着哪里。它举起瓶子说:“感谢地球政府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不客气!”

在虫族占领区,地球人的一切资源都被劫掠一空。单是月球上就有四十万人冻饿而死。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都是地球子民了。”虫子的话里似乎流露出某种感情。

“一家人了。”高昶机械地说。

“人虫一家”,虫族曾经提出过这样的口号。当时它们已占领了地球上的一个大陆。

高昶终于没有忍住,他问:“你对上次战争怎么看?”

虫子呆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我是战后出生的。”

“你没看过历史书吗?我是说,你们有没有书本?”

虫子说:“本族的历史我们是有的。虫族有悠远的文化……”它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算了,话不投机,多说无益。高昶摆了摆手,他发现自己已经快喝醉了。

虫子说:“好吧,先生应该休息了。请好好地睡一觉。”

“还有工作呢……”

“最后一个球舱已经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组接完毕。”虫子低声说。

虫族确实效率很高!高昶说:“我去看看。”

“先生还是休息吧。”虫子关心地说,“反正所有球舱都是一样的,您不看也没什么。”

“工作嘛。”高昶站起身来。

虫子在前面带路:“好吧,我带您去看。”

他们进了传输管,这是将来用于运送人和货物的电梯。通过圆形的透明管道,他们能看见黑暗的太空和蔚蓝的地球。

虫子看着地球,喃喃地说:“真美……”而高昶却看着外面成千上万的虫族–它们竟能毫无防护地在太空中工作。强韧的生命力和耐性,以及无比的内在凝聚力,使虫族历经五十年的小行星带流放生活而依然种族繁盛,而且,它们在太阳系内的地位还越来越重要。

一艘艘小飞船在球舱之间穿梭。那是虫族自己特制的飞船,其体积与内部空间都不适合人类乘坐。所以,高昶只能乘电梯来往于各个施工现场。迷宫般的电梯通道使他每次都走得头脑发昏。

“我们到了。”虫子说。

球舱确实千篇一律,里面的装置和环境都差不多。这些球是虫族早就制造好了的,它们目前的工作只是把球舱用管道联在一起。

高昶看了一会儿,就走了。他是工程专家,但他也挑不出一点毛病。虫族的工作以精细著称。

回到自己的休息处,高昶用无线电话向议长汇报。议长说,现在大批货物已集中在赤道上空的大圆环里,开始向各球舱发送。

“什么货?”高昶问。

议长说:“虫族建造的球舱环境不一定适合我们居住。这些货物就是改造其内部环境用的。”

这已不是高昶职权范围内的事了。

就在高昶躺在床上,睡意渐渐袭上心头时,他忽然想到有什么事情不对。

于是他坐了起来。回忆着此前的每一件事。从与虫子喝酒一直到向议长汇报。

他猛地完全清醒过来。那是一件不寻常的事–虫子带他去看最后一个球舱时,他们走的通道……

高昶酒醒后,完全可以断定虫子带他走了另一条路,去看了一个早已验收过的球舱。

他一边思索着种种可能性,一边从床上跳下来,悄悄走出休息室,走向电梯。

小心地避开“照顾”他的几只虫子,高昶溜进电梯。他虽然还不太熟悉这座迷宫,但他不是路痴。所以,他很快找到了应该走的路。那最后一个球舱究竟有什么秘密?

无论如何他是弄不清楚了。因为在通向那座球舱的电梯口,把守着几十只虫子,它们都用小巧玲珑的枪支武装起来。高昶知道那不是玩具。

为首的虫子有礼貌地说:“这里是不准通行的。先生。”

“连我也不准通行吗?”高昶问。

“对不起。”小虫子态度很坚决。

这时,通道中响起了一阵“嘟嘟”声。这说明有大型货物要经过这里。高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在管道中央的货物传输线上,一个圆柱形大货箱一点震动也没有、平稳、快速、无声地滑过。

“是什么东西?”高昶自语。

虫子说:“据说是地球上发来的货。过些日子地球会派工人来安装的。”

高昶又看了看虫子们把守的电梯口,就回头走了。

球舱内,几个地球搬运工正在搬着那密封的货物。其实,在球舱的无重力区是不需要这么多人搬东西的。但他们很小心,显然是害怕货被撞坏了。他们把密封箱用螺钉固定在舱壁上。

高昶问一个工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经过近一年的太空生活,他变得有点唠叨和琐碎,他很好奇。

工人说:“我们都不知道。上面说不让打开,等下一批人来了会安装它们的。”

这究竟是什么?高昶望着工人们乘上返回地球的电梯,露出了微笑。既然不能看到那个神秘的球舱,那么,在无人时窥视一下这不准打开的货箱,也是无伤大雅的吧。

议长面对着柯克和高昶两人,不知他们要做什么。

但当他看过了柯克递过来的那个信封里的几页纸后,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你们都知道了……”他说。

高昶回答:“我看了你说的那些‘货’。箱中装的是炸弹。如果我不是工程专家,也很难分辨那些电路。”

“你为什么想要炸掉所有的球舱?”柯克不解地问,“是你力排众议决定让‘天梯’计划付诸实施的呀。”

议长白发苍苍的头慢慢低下去,然后又抬起来。他没有看柯克和高昶,自顾自地说:“大战中,我是一名中尉。”

“我们知道。”

议长不理会柯克的插话:“我曾经被虫族俘虏,关押在月球战俘营里。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他的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我亲眼目睹那么多的战友被虫族折磨致死……地狱也不过如此……”

“您恨虫族?”

“不仅仅是恨,”议长痛苦地说,“我对它们不报任何希望。它们的命运已经堕入了无底深渊,只要有机会它们就会犯罪。对虫族来说,毁灭是最好的解脱。”

柯克替他说了下去:“你知道‘虫王’一定会出现,只要‘天梯’建成,对吗?”

“是的。‘虫王’永远隐藏在所有虫族的基因里!隐藏在它们的血液里!一旦这个种族足够强大,‘虫王’就会出生,带领它们去蚕食、去进攻、去杀戮……”

“您同意建造‘天梯’,只是为了引诱‘虫王’出现,然后,您就有借口引爆那些炸弹,把所有虫族都消灭掉。”柯克说。

议长点点头:“我知道这有些疯狂。但这是唯一的机会了。我老了……我要看着虫族毁灭,不惜一切代价!”

“天梯上虽然还没有地球人移居,但现在有上千名地球工程师。你甚至连他们的生命也不顾惜?”

议长摇了摇头。

高昶说:“我想,那个不允许我检查的球舱,一定是培养‘虫王’的地方。我们难道不能只炸掉它,而保留整个‘天梯’吗?虫族毕竟也是有生命有智慧的呀。”

“你杀死一个‘虫王’,以后还会出现新的!”议长说。

柯克却说:“我不信。现在不同于五十年前啦,这是您的原话。”

“天梯”静静地展开在地球轨道上,从最外围向里望去,地球如同黑暗宇宙中的一幅蓝色的画。小飞船在球舱之间忙碌地穿梭来往。在远处,成千上万的球舱和密密的小飞船浓缩成了一条光带。

就在这宁静而兴旺的一刻,某个球舱突然摇动起来。

似乎它是一枚蛋,而在它的内部,有什么东西正急切地想破卵而出。坚固的舱壁终于被凿开一个洞,又一个洞……

几条黑而长的须腕从破洞中伸展出来。接着是尖利得象机器的口器,暗红的眼睛,巨大的三角状头……

“虫王”出生了。

它把全身从球舱里拔出来,巨大无朋的丑恶躯体靠带有吸盘的腕足固定在球舱外壁。几十年的漫长蛰伏使它急于施展身手。它要带领子民,去杀戮和抢掠……它向着空间发出了召唤。

一群群虫子,和一艘艘飞船开始聚集在虫王身边。它转头望向地球,那美丽丰饶的地方……

怎么,只有这么多?它的子民只有……几万个?百余艘小飞船可怜巴巴地偎倚在它黑色发亮的身体上。

其它虫族呢?它的忠诚的虫族?

亿万虫族正在球舱里、在空间中忙着修建它们的未来定居地。对虫王的召唤听而不闻。虫王张开它所有的长腕,继续呼唤着。

这时,从许多球舱的背后,升起了大飞船。

地球的战舰。向虫王缓缓靠近。

不用开火了,仅仅靠这种无形的压力就足以使虫王把身体缩成一团。它晃了晃多节的硕大身体,似乎有些不解,又有些不甘心。然而它只有松开腕足,让自己漂浮到寒冷的空间里。身边那些小飞船依然忠实地追随着它,跟在它后边,向远离地球的深邃宇宙中逸去。

虫王最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地球,还有那些可耻地背叛了它的虫族们。

虫族中没有谁对它作出反应。它们默默地留在自己的工作地,修建着“天梯”。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