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长眠在此 – 柳文扬

小说名:是谁长眠在此 时间:2019-4-21 / 2:15:08 作者:柳文扬 字数:7131

迪格里兹一边驾驶飞船,一边大声念叨:“第五条,着陆之前以无线电信号与对方取得联系;第六条,使对方确信我方无战争意图;第七条……行了行了,这些鬼话我倒背如流。你就瞧我的吧。”

琳达把手里的《外层空间考察者须知》一扔,说:“可是你没有按照准则去做。”

“我有我的办法。”

“你的办法不正规。”

迪格里兹有点火了:“中校,我知道他们派你来是监视我的,因为我以前是个贼!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找我干这件事?干吗不派点儿出身名门、学识渊博的高材生来?干吗找我这种‘耗子’?你得清楚现在咱们俩都在作贼,那就要有个作贼的样子。你们那一套现在行不通了。”

琳达沉默不语。她知道迪格里兹对自己以前的职业有一种奇怪的感情,不容别人评说。这种感情是自卑还是自豪,她也分析不清。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但迪格里兹这种盗贼却认为,自己就是英雄。

迪格里兹好像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抹抹嘴巴,眨眨眼,看了看琳达。琳达说:“下面该怎么办?”

他们望着巨大舷窗正中的那颗大行星。与地球不同,它大部分是灰色和暗红色。

“不像是有高度文明的样子。”琳达说。

迪格里兹说:“如果没走错路,这儿就是那颗星球。”琳达一笑,因为“超空间跳跃”是不可能走错路的。

迪格里兹开启了“天网”搜索系统。飞船腹部射出了十二枚小型球舱,它们由火箭推动着,分散到行星轨道的预定地点。在两小时内,它们可以把整个星球表面都详细地搜索一遍,并把高精度的照片发送到飞船上来。

两个人在等待搜寻结果的时候,各自想着心事。迪格里兹闭起眼睛,似乎又在回忆他作星际盗贼时,那些充满刺激、自由放荡的日子。琳达却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迪格里兹用什么办法来完成这次的高难度任务。琳达是个很富有想象力的人,此时却也觉得不知如何下手。

时光倒流一百万年——也许更久,这颗行星上出现了有智慧迹象的生物。历经漫长的进化,形成了这颗星球上的人。他们的进化过程也许与地球人大不相同,但是根据那些用无线电波发来的信息,地球人似乎有了兄弟——这些人的长相与我们非常相似!当然,风俗习惯、社会结构乃至建筑样式肯定都是不一样的。

这些人在对文明形式的偏爱方面,显然跟我们大相径庭。他们在已经掌握了现代物理学的至少数百年时间里,竟没有发展航天技术。真不可思议,但这是从那些无线电信息里得到证实的。他们只对改善自己的生存状态感兴趣。也许这种文明在银河系相当罕见——没有殖民倾向,不事扩张,一心一意地生活。但社会学家声称,这种类型的文明是危险的,因为地球上的情形似乎证明:历史上一切无殖民倾向的文明,现在不是屈居人下,就是已日薄西山。

琳达不相信这种论调,至少她对非洲抱有巨大的希望。

但是,他们终于发现自己的不足了么?他们为什么要向遥远的宇宙中发送信息?这不是求援,而仿佛是一种文化展示。用无线电为载体的信息,以一种明显的自豪感展示着这个星球上的一切。异国情调的宏伟建筑、富足悠闲的人、发达的空中与地面交通、清洁优美的生活环境……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被称为“能源球”的小东西。

似乎这行星上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所谓“能源球”。他们的生活中耗费的一切能量都来自“能源球”,它是个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蓝色球体,放在每个家庭的某间房屋里。

当“能源球”发出的蓝光开始暗淡时,他们就把它拿出去“充电”——这是个比喻。

人们把自己的“能源球”送进一座大厦,那里面有一枚高踞于众多机器之上的、巨大的湛蓝色球体,它似乎永不疲倦地产生并输出着能量。“能源球”从它下面的传送带上滚过,立刻恢复了原有的蔚蓝荧光。

迪格里兹和琳达的任务就是弄清这巨大蓝色球体的产能机理,如果可能的话,搞到一个运回地球是最好不过的。

琳达想,我们可怎么下手呢?也许这颗行星是第一次迎来外空间的客人,而我们刚刚到来,就偷走了他们的——发电厂?这不可笑吗?真不知地球政府是怎么想的。

“你在笑什么?”迪格里兹问。琳达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迪格里兹说:“这是因为竞争。”

“竞争?”

“对,我们收到了无线电波,水星、火星上的人一定也收到了。如果采取正常的星际外交手段来索取能源球,需要太长的时间。地球想占先,就这么简单,谁抢先下手谁就赢。”

这是盗贼的逻辑,琳达想,如果地球政府和迪格里兹的想法一样,那倒是绝妙的讽刺。

“结果出来了!”迪格里兹把探测球舱发回的照片放到屏幕上。他开始流露出行动前的兴奋。

他们要找出无线电信息显示的那座城市。

这并不困难,是琳达发现了它,它坐落在一片褐色平原上。

“眼睛挺尖嘛。”迪格里兹简单地表扬了一句,就说,“现在那里正好是晚上,我们下去!”

飞船电脑确定了那座城市的坐标,把航线及飞行诸元输入小型考察飞机的电脑里。

迪格里兹和琳达坐进飞机驾驶舱,飞机从大飞船的腹部滑出,向仿佛近在咫尺的褐色大地扑去。

从进入大气层时,琳达就开始紧张。其实这样的飞行她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只不过以前她从未担负过这种任务。而迪格里兹却在座舱里吹起了口哨,显然,多年不操旧业使他技痒,这次任务对他来说也许是种享受,谁知道呢?

飞机上的反雷达装置没有任何反应,就是说,地面上没有人发现他们。可能大家都睡觉了?他们的飞机无声无息地降落在城市郊外。这儿一片荒凉,连树木都没有,连绵的小山丘在夜色中像一群群熟睡的黑羊。

迪格里兹看了看屏幕上的大气采样分析结果:“空气成份适合呼吸,大气密度和气压都与地球接近。不用穿防护服了。”他拿起武器,抢先跳出座舱。琳达吸了口气,也跟着下去。

双脚一落地,琳达习惯性地感受了一下土地的坚实度。这是她每次在异域着陆后的第一件事。

地面是沙质的,这使她感到不太舒服。

迪格里兹没有那么多感想。他已经启动了飞机的伪装装置,然后他摆摆手,示意琳达跟上。两个人悄悄地溜进城市边缘的建筑群中,就像影子一样。

这里冷清得出奇。没有灯光,没有一点人声,甚至没有动物的鸣叫。在地球,哪怕是郊外,哪怕是夜间,也不会有这样的黑暗和宁静。所有建筑物都静悄悄地伏在阴影里,星光下,原野一片沉寂。

琳达悄声说:“这里没有人!”

迪格里兹点点头,又摇摇头。盗贼的本能使他开始不安。有一次在他被捕之前,也感觉到了这种异样的寂静,寂静中暗伏着危机。

越深入城市内部,这种无形的压力越大。建筑物逐渐高大宏伟起来,而寂静就像某种有质量的东西,满怀恶意地包围着他们。

迪格里兹打开了身上的生命搜索器。红灯在闪烁,意味着这里有生物存在。而生命反应没有方向性,说明四面八方都暗藏着活物。

“邪门的地方!”琳达低声说。

迪格里兹走向一座建筑,琳达大吃一惊,但她只有跟上。迪格里兹摸摸那沙石般的墙壁,贴着墙壁走到大门口,蹲下来,仔细研究着门的结构。

琳达蹲在旁边,一边注意着四周动静,一边看迪格里兹。他疯了,莫非他是想……

迪格里兹满意地吁了口气,说:“门就是门,到处的门都差不多。”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门已经轻轻打开——他的手就好像是一切门的情人。

里面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灯光。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琳达觉得迪格里兹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点慌乱。但迪格里兹走了进去。

生命反应依然存在。可建筑物里面是空的。迪格里兹转了一圈后走出来,他有点失望,这里没有蓝色球体。什么都没有。房间就像教堂一样高敞,但没有一件家具。

“怎么回事?”迪格里兹低声自语。

琳达说:“去别的房子里看看?”

迪格里兹没说话,他只是看着腰间的生命搜索器。红灯闪个不停。

“有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生物,”迪格里兹缓缓地转动目光望向四周,“据我所知,某些行星上居住着人类的眼睛看不到的生物。”

“但那些无线电信息里……”

琳达的话还没说完,迪格里兹就打断了她:“那些信息是不是真的?也许那是一部- -电影?”

琳达觉得自己的背上沁出了冷汗。

隐形生物?那和魔鬼也差不了多少。

迪格里兹又进入一座建筑,那里也是空的。

他们在这座万籁俱寂的城市里,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的门,终于发现,这座沉默在夜色中的大都市竟是一座死城。

天色渐渐发白,迪格里兹最后舒了口气,说:“难道他们都死了?这个城市已经荒废了?”

琳达觉得这里还有很多不可解释的地方:“房屋都保存完好,但里面空无一物,这不奇怪吗?还有,生命搜索器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许来晚了,”迪格里兹说:“接到无线电信息时,距离他们发出电波已有一千年!他们很可能在这一千年里遭受了什么灾难,全部灭绝了。生命搜索器可能坏了- -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四面八方都有生物!”

琳达沉吟着:“会是什么灾难呢?传染病?”

她想起《一千零一夜》里面的一个故事,就对迪格里兹说:“从前有个国王,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城市。他发现整座城市里的人都变成了石像。最后,他在某座房子里发现了一个活人,但这个人的腿也已经变成了石头……我觉得咱们就是在这么一座城市里。”

迪格里兹打开手腕上的遥控器,他要让飞机开到这里,如果找不到“能源球”,就只好尽快回地球了。

飞机像幽灵一般出现在街道上空,静静悬浮着。在遥控器的作用下,它会一直跟在主人身后。

“我们再去找找吧。”迪格里兹说。就在这时,他腰间的搜索装置显示出强烈的生命反应。这反应来自四面八方,甚至头顶和脚下……

“地下城?难道他们转入了地下?”迪格里兹用脚使劲踏着坚硬的路面。

“那边有人!”琳达惊呼一声。

迪格里兹也看见远处的街角似乎有人影一闪。他端起枪追了过去,琳达跟在后边。

如果是水星或火星派来的人,情况就不太妙了。

黑夜将尽。这时的街景灰蒙蒙的,比深夜时还要模糊。他们在陌生的街巷里奔跑,两边的惨淡暗旧的建筑物使人感到如在梦中。

琳达突然刹住了脚步。她一拉迪格里兹的衣服,指指前方。

那个人影就在不远处,而且在慢慢向他们走来。

曙光从两侧的大厦顶端漏下,街道如同深深的峡谷。那个人走近了,像是个女人,她的步幅很大,动作有些僵硬。

琳达直勾勾地看了这个女人一会儿,突然说:“她……她很奇怪。”

“瞧瞧她的腿是不是变成了石头?”迪格里兹还有心情开玩笑。他打开同步翻译装置,向那个女人说:“你好!我们是地球人。”

那女人没有表情,她张开嘴,呆了片刻,发出一串声音。

翻译装置竟不能分辨她的语言。这简直就是一阵干涩的摩擦声,不像血肉之躯发出的声音!

女人的手抬起来,指着上面的飞机。奇怪的是她的眼睛并不向上看。

“飞机,那是我们的交通工具。”迪格里兹解释道。

女人没作声,她拉住迪格里兹的手,另一只手仍然指着飞机。

琳达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恐惧之情。这个女人竟一直没有表情,她的动作非常直接,她要那架飞机!她不必说出道理,她只是要它!这是一种非人类的情绪,甚至是非生命的……

琳达突然说:“迪格里兹!她不是女人……”

“她是男人么?”迪格里兹低声问。

“也……不是男人。”琳达说,“我有种感觉……她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她没有灵魂,是行尸走肉……”

“你是谁?”迪格里兹注视着女人。翻译器忙碌地把这句话译成已知的和可以设想出来的所有语言。

女人的眼睛冷冷地、无目的地看着前方。她挽起迪格里兹的胳膊,转身向街道深处走去。

琳达跟在后面,说:“迪格里兹!小心!”

“我知道。”迪格里兹觉得这女人的手臂力量大得出奇。

他们走过了一座座高楼。天色渐明,女人的银白色头发闪闪发光,眼睛却暗淡无神。琳达从后边打量着,发现她实在很像地球人,她的衣服甚至很像火星上的流行样式。

她每走一步,都迈出很远,而身体僵硬地扭着,仿佛能听见体内发出的沙沙声……

这是火星人布下的陷阱?那么这座死城呢?是什么样的生物在这里长眠?琳达的头脑一片混乱。

右边有异样的光芒一闪,琳达悄悄扭头,看到了远处的一个小湖泊,或者大池塘。

水面荡漾着蓝色的波光。这是她降落到这个星球以后,第一次看见水。她不禁往那边踏出了一步。

银发女人头也不回,却突然一伸手,抓住了琳达,以异乎寻常的力气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琳达感受到从这只瘦硬的手上传来的力量,那是一种蛮横的、无情的、反生命的力量。

迪格里兹看看琳达,问:“怎么了?”

女人喉中发出一阵摩擦声,她向后上方一指,正好指向飞机。她竟不用眼睛看。这神秘的星球,神秘的城市,神秘的人……

琳达和迪格里兹都不知如何是好。女人又向前走去。迪格里兹说:“她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如果是去找能源球,就最好不过了。”

琳达故意落在后面,渐渐落后得远了些,她小心翼翼地转向右方,往那个池塘走去。

走近了,她才发现这池塘的水非常晶莹美丽,竟是纯蓝色的。在微风中,蓝色的水面轻轻波动。琳达扭头看了看,迪格里兹和那银发女人已经走进街道拐角,看不见这里了。她蹲下来仔细观察着池水。

池水似乎是一种密度很大的液体,涌动时还有轻微的沙沙声。非常纯净的液体,没有一点杂物。

但琳达锐利的眼睛在岸边看见了一张小纸片,她捡起纸片。那是一张照片。琳达的脸上立刻露出无限的惊恐。

照片上的人正是那个银发女,但表情并不呆滞冷漠,而是带着温柔的微笑。照片背面,用火星英语写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池塘里究竟藏着什么?琳达充满怀疑和恐惧地伸出手,捧起一点水。

戴手套的手感觉到一丝凉意。但手中的蓝色液体却在瞬间变成了一把细小的透明晶体!这些沙粒般的物质还在她手上漾动着,慢慢往上爬……

琳达惊呼一声,甩掉了沙粒。但整个池塘里的水都已起了变化,沙子形成了一波波的浪头,仿佛慢镜头播放的海浪一样,往岸边涌来!

琳达开枪了。激光射入沙中,沙子立刻浪涛一般分开。琳达一边后退,一边继续用激光烧灼。池塘里的沙子像有生命的东西似地涌到两旁,露出池底。

池塘的底部,堆满了累累白骨。

琳达发疯般地向迪格里兹消失的方向逃去,边跑边喊:“迪格里兹!快……她不是人类!她不是人……”

等她追到了迪格里兹和那银发女人,就举枪叫道:“不要动!迪格里兹,快离开她!”这时候,银发女正要领迪格里兹进入一座大厦。

那女人并不回头,就大步向后走来——她向后走跟向前走竟然是一样的快,动作也同样僵滞。琳达用枪指着她,迪格里兹吃惊地望向她俩。

银发女人往后伸手——抓向琳达。琳达手中的枪开火了,激光穿透了女人的身体。迪格里兹喊道:“别开枪!”

女人的身体顷刻间瓦解,化作一堆沙子,但这沙子是有生命的,继续往琳达脚边流动。迪格里兹跑了过来,街道两旁的大厦如海滩上的沙质城堡一般坍下,活的沙海向他们涌来!

“用激光!”琳达冲迪格里兹喊着。他们俩都把激光调到最大功率,扫射着周围的活沙。沙海翻滚涌动,迪格里兹腰间的生命搜索器红光猛闪!

这就是行星上的生命!这就是这座死城的主人!吞噬一切的、有智慧的沙!

迪格里兹遥控着飞机,猛降下来。他们一边扫射一边爬进座舱,以最高速度上升。

沙海站立起来!

是的,沙海站了起来。它在瞬间堆起了一个滔天巨浪,像要吞掉飞机。在琳达的惊叫声中,迪格里兹操纵飞机躲闪着。沙浪不停地涨高,不,是沙子堆成的高峰,它似乎可以无限地向上耸起。它是一只可怕的魔手,向天空伸着。

终于,飞机升到了二万米高空。沙峰坍了下去。琳达向下望着,遥远的地面在翻滚!沙海仿佛不甘心似地喧嚣着,卷起一个个旋涡……

“快回到飞船吧!”琳达像哀求一般喊道。

“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迪格里兹也失去了镇静。他从没有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

将要飞出大气层时,琳达又往下一看,不禁恐惧地大喊起来。

“整片大陆!整片大陆都是活的!”

在飞船上,他们还心惊肉跳了好一阵。做好超空间跳跃的准备后,琳达说:“老天,我再也不接受这种任务了!它们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无线电信号是它们发出的吗?”

琳达说:“不太可能吧?也许是这个星球原来的居住者发出的信息。但这些沙子不知从哪里飞来,灭绝了这里的文明。它们还在这儿守株待兔,等着前来寻宝的人……我看见那个池塘底下,有成千上万的死人的骨头……”

“是原来的居民的骨头,还是寻宝者的?”迪格里兹问。

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

琳达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那个女人!她指着飞机,一定是要我们带她回地球!

它们还要占领地球!”

“对,可是我们没上当!多亏了你,你真聪明,姑娘。”迪格里兹忍不住拍拍琳达的脸。琳达说:“我看见了她的照片。”

“谁的?”

“那个女人的!”琳达嘴唇发抖,“这些沙子杀死了火星派来的人,它们又照着一个船员手里的照片,化身成了……”她说不下去了,这些魔鬼,这是什么样的魔鬼……

“我们赶快回家吧。”迪格里兹说,“通知地球政府,还有太阳系内所有行星政府,都不要派人来这里了!”

飞船的超空间跳跃即将开始,琳达和迪格里兹躺在座椅上,把自己固定好。一切都准备就绪,他们就要回家了,就要离开这可怕的地方了。

琳达长长地吐着气,闭起眼睛。

迪格里兹也闭上了眼。

所以,他们都没有看见,在琳达的衣服皱摺中,有一粒晶莹的沙子,正闪闪发光。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