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9:41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5825

四王国——这个名字被赋予那些在安纳克瑞昂省(安纳克瑞昂是在基地时代从第一银河帝国分裂出去的)的部分领土上建立的短暂而独立的王国。在这片土地上最大、最强盛的是安纳克瑞昂王国……

毫无疑问,在塞尔沃·哈丁时代,最奇妙的是四王国被一种临时的奇异的力量所控制着……

——《银河百科全书》

一个代表团!

当塞尔沃·哈丁看到他们的时没有感到任何可高兴的地方,相反,和预料的一样,他感到一阵厌烦。

约翰·李主张极端的做法,“这没什么,哈丁。”他说,“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直到下一次选举——不管怎么讲,从法律上说——前,他们什么也做不了,我们还有一年呢。别理他们!”

哈丁抿了抿嘴:“李,你从来没有学会。我认识你四十年了,你从来没有学会一种文雅地斗争方式……”

“这不是我的方式……”李嘟囔道。

“是啊、是啊,我知道。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信任你。”他停了一会儿,拿起一支雪茄,“自从我们巧妙地策划了针对百科全书委员会的政变以来,我们走过了多么长的一段路啊。我已经老了,六十二岁了。你没有感觉这三十年过得多快吗?”

李不屑地吹了口气,“我可没觉得老,我才六十六岁。”

“是吗,我可没有你这么乐观。”哈丁懒散地吸着他的雪茄。他早已不再有年轻时候对那种温和的维根牌子烟草的渴望了。自从极星和银河帝国其他部分中断联系以来,他们就一直被困在这个文明边缘的星球。银河帝国已经开始崩溃,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哈丁很想知道,新的帝国皇帝会在哪里呢?或者到底有没有新的皇帝?甚至,还会有一个新的帝国吗?神圣的太空啊!三十年了,自从和银河帝国边缘省份的通讯中断以来,对于极星来说,整个宇宙只是它自身——一个贫瘠的小星球,和周围的四个王国。

力量衰弱得多么快啊!王国!那里曾经有帝国官员,曾经是一个省,是帝国的一个部门,是地图上的一角,曾经,是包容一切的银河帝国的一部分!现在帝国失去了对银河边缘地区的控制力,这些小小的行星团们纷纷成了王国,滑稽的国王,自封的贵族,毫无意义的相互战争,所有的一切都在衰败,一天一天变为废墟。

整个文明衰落了。原子能源被遗忘了。科学渐渐变成了神话——直到基地走上舞台。

基地正是谢尔顿为了这个目的在极星建立的。

李站在窗边,忽然打断了哈丁的联想,“他们来了。”他说,“一辆老式的地面车辆。”李嗤笑一声走向房门,又犹豫地望着哈丁。

哈丁微笑着仰在椅子上,“我告诉警卫将他们带到这里来了。”

“这里!为什么?你也太给他们面子了。”

“我这个市长为什么不按照正式的官方礼节接待他们呢?虽然我已经太老了,没法老走那红地毯了。”哈丁眨了眨眼,“另外,当你和年轻人打交道时,适当的尊重和奉承是很有用的——尤其这又不花你什么。”他微笑道:“坐下来,李。给我道义上的支持吧!当我和这个年轻人,对,瑟麦克谈话的时候,我需要你的帮助。”

“瑟麦克这个家伙,”李严肃地说,“他很危险。他有一大批追随者,不要小看了他!”

“我曾经小看过谁吗?”

“那就好。别事后抱怨,或者找什么理由。”

哈丁仿佛没有听见后面那句话,“他们来了。”哈丁关掉小信号灯,踩了桌下的一个小机关,房门静静地滑开了。

这个四人组成的代表团平静地鱼贯而入,哈丁示意他们在自己桌子对面排成半圆的椅子上坐下。他们却只是鞠了一躬,等待着市长先说话。

哈丁打开他那雪茄盒子。这里本来是真正帝国产品,织女星烟草,当然现在是本地产品了。来宾们一本正经地接过雪茄,形式上地纷纷点着了。

瑟麦克是右面第二个,也是这个年轻的代表团中最年轻的一个,他留着淡黄色的落腮胡子,凹陷的眼眶中很难确切说出眼珠的颜色。哈丁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另外几个人,他们的面孔呆板单纯,没什么意义。哈丁关注的是瑟麦克,这个家伙在他参加的第一次市议会上就屡次对哈丁的政策加以无情的攻击。

“我早已期待和你的见面,议员先生。”哈丁对瑟麦克说,“自从你上个月精彩的演说之后。你对本政府对外政策的抨击是那次议会中最有力的发言。”

“感谢您的夸奖。”瑟麦克的眼神阴郁地燃烧着,“这抨击是否是有力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那是正确的!”

“也许,那是你的观点。毕竟你还年轻呢。”

“对年轻人的忽视是个错误。”瑟麦克干巴巴地指出,“您当市长的时候,比我现在还小两岁呢。”

哈丁轻轻笑了一下,这个小家伙。“我想你现在来见我,还是为了曾经在议会中困绕你的对外政策问题,是吗?是你代表你的同僚们说,还是我一个个单独跟你们谈呢?”

他们悄悄交换了一下眼神。

瑟麦克一字一顿的说:“我是代表极星的人民说话。那些对于未经严格审批就成立的市政厅表示怀疑的人民。”

“我明白了,继续!”

“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市长先生,我们很不满意……”

“呃——”哈丁插了话头,“这里‘我们’是不是‘人民’的意思?”

瑟麦克凝视着哈丁,感觉这里有个陷阱,谨慎地回答:“我认为我的观点反映了投票选举我的极星选民的意见。这么说你觉得呢?”

“很好,这样的陈述比什么证明都好。继续说,你不满意——”

“是的。我们对这样的政策很不满意——它令极星在必然面临的外界威胁面前毫不设防,没有丝毫安全感。”

“我明白了。所以?继续,继续。”

“想来你能预料到。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新的政党,关注极星自身的迫切需要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命定的’未来帝国。我们会将你和你那个私人小团伙从市政府中踢出去,很快!”瑟麦克作了一个手势,坚决的手势。

“除非?你知道,万事都有例外的。”哈丁语气依然很平静。

“这次,你没有什么选择。”瑟麦克无情地说,“除非你现在就辞职。我不会要求你改变你的政策——我不会相信那么遥远的事情。你的承诺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想要你辞职,直截了当的辞职。”

“我明白了。”哈丁翘起腿,摇晃着他的椅子。“这是你们的最后通牒。感谢你们给我一个警告,不过我宁愿忽视这个。”

“不要把它当成警告,市长先生。它是一个行为和政策的宣告。新的政党已经成立了,而且明天就要开始正式行动。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而且,坦率的说——正是你为这个城市做的一切促使我们对你事先警告。也许你不这么想,但这确实是我的良心话。下一次的选举会更加有力而无争议地说明,你现在辞职是最好的结果。”

瑟麦克说着激动地站了起来,挥舞着他的手臂。

哈丁抬了抬手,“冷静点,小伙子。坐,坐下来。”

瑟麦克带着轻松的神情再次坐了下来。

“那么,你希望我们的对外政策怎样改变呢?”哈丁正直的脸上露出微笑,他需要一个建议。“你希望我们攻击四王国吗?现在?马上?所有一起攻击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市长先生。我们只是主张所有的绥靖政策必须马上停止。通过各个渠道,你给予那些王国太多科学上的帮助了。你给了他们原子动力,帮助他们重建动力工厂,带给他们完整的医疗体系,协助建设化学实验室和各种工厂。”

“那又怎样?你的建议呢?”

“你这样只是为了延缓他们对我们的攻击。靠这些贿赂,你在跟他们玩一场巨大的勒索游戏!他们就象吸血鬼一样,会把极星榨干的——我们现在就得看他们脸色行事了。”

“为什么呢?”哈丁语气没有什么起伏,依然平静。

“因为你给了他们动力,给了他们武器,甚至帮他们维修战船,他们比三十年前强大了无数倍!他们的要求还在不断增加,最终他们为了确保所有的愿望得以满足,会强行吞并极星的。几乎所有的勒索最终结果都是这样,不是吗?”

“那你的建议呢?”

“如果你愿意的话,停止这种没有意义的行贿。把你的精力花在加强极星自身上,并且主动抢先出击!”

哈丁带着病态的兴趣盯着那个小伙子的淡黄色胡子。瑟麦克一定是非常自信的,不然他不会讲这么多。毫无疑问,他也代表了相当多人们的意见,相当大的一部分。

他的语气中没有流露出他心中的些许不安,甚至还有些漫不经心,“你说完了吗?”

“暂时完了。”

“那么,你是否愿意读一下我的座右铭呢?”

瑟麦克嘴唇微微一抽,“‘暴力是无能者最后的庇护所’。这是老人的教条,市长先生。”

“我年轻的时候就遵循这个主张,议员先生,并且获得了成功。那时侯你正忙着生下来呢,不过也许你在学校里学过。”

他盯着瑟麦克,以一种平静的语调说道:“五十年前,谢尔顿在这里建立基地的时候,公开的理由是编纂大百科全书。直到发现他真实的目的前,我们在这个目标下工作了五十年,那实在已经太晚了。当和帝国的通讯中断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拥有一个科学家大量集中的城市,但是没有任何工业,而且四面环绕的是敌对而野蛮的新成立的王国。我们是野蛮之海中间唯一的原子能孤岛,原子能,在这个时代无比可贵的东西。”

“和现在一样,安纳克瑞昂是四王国中最强大的一个,他们要求并且已经在极星上建立了一个军事基地。那时侯,极星的实际统治者,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已经了解这只是他们最终吞并整个行星的第一步。这就是当我……呃……若你是那时的政府,你会怎么做?”

瑟麦克耸了耸肩膀,“这只是假设而已,我们当然知道你们那时的做法。”

“不管怎么样,我还会再重复一遍——也许你并不了解其中意义何在呢。”哈丁继续说下去,“将我们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与他们开战是很有诱惑力的想法。这很容易想到,也能够满足个人英雄心理,但这种做法几乎总是最愚蠢的。从你刚才‘抢先出击’的说法上可以看出来,你是会这样做的。而我呢,却逐一拜访另外三个王国,指出听任原子力量落入安纳克瑞昂手中无异于送上门去给人砍头,然后巧妙地暗示了他们该怎么做。就这样。这样,在安纳克瑞昂部队在极星着陆一个月之后,他们的国王接到了他那三个邻居的联合通牒。七天之后,最后一个占领军撤出了极星。”

哈丁凝视瑟麦克,“现在,你告诉我,暴力有什么必要呢?”

年轻的议员看了半天手中的雪茄烟蒂,把它扔进焚化道口。“我看不出有什么类比性。胰岛素可以治疗糖尿病人,但阑尾炎必须要开刀。这说明不了什么。当其他的方式都失败的时候,就只剩下——象你说的,最后的庇护所?我们走到这一步是你的错!”

“我的错?哦,又回到我的和平政策上来了。看来你还没有抓住我们这个位置最基本的需要。安纳克瑞昂人的离开并不是问题的解决,实际上,问题才刚刚开始。四王国对我们的敌意更重了:每一方都想要原子力量,而他们没有马上动手正是忌惮另外三方。我们在针尖上跳舞!任何微小的变化,例如一个王国变得过于强大,或者两个王国联合起来……你明白没有?”

“当然。这时候就要全力准备战争。”

“恰恰相反。这时候要全力防止战争。我促使他们相互敌视,我轮流帮助他们每一方,我给他们提供科学、贸易、教育、医药。我使得极星成为一个繁荣的世界,这对于他们来说远比其军事意义有价值得多。三十年来,一直是这样的。”

“是的,你环绕这些科学技术建立了一套粗鄙可笑的仪式,使它们变成半宗教、半迷信的东西。你建立了一个牧师阶层,又建立的整套的宗教仪式。”瑟麦克语气中带着无名的激动。

哈丁皱了皱眉头“那又怎样?我根本看不出来那有什么可讨论的地方。我使科学成为一种神秘的巫术,但那是最容易使他们接受的方式。牧师是自然产生的,而帮助他们是我们达到目的最方便的途径。这是次要问题。”

“但那些牧师正管理着动力工厂,这可不是次要问题!”

“没错,但我们培训了他们。他们对所有的了解完全是经验主义的,而且他们对于环绕他们的那些仪式有坚定的信心。”

“但是,如果有一个牧师看穿了那些仪式,而且有足够的天赋摆脱那些经验主义的教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学到真实的知识,并且将它买给别人呢?这时候,对于那些王国来说,我们还有什么价值?”

“这没有什么可能性,瑟麦克。你看问题太表面化了。每年,那些王国中最优秀的人们被送到这儿的基地来接受培训成为牧师。他们中最好的留下来成为研究学者。如果你认为那些剩下的人们,那些对科学要素毫无了解的人们,甚至更糟,那些仅仅从牧师那里得到些歪曲的知识的人们,能够飞跃式地发现原子力量,了解电磁学,懂得超弦理论,那你也太浪漫了,也对于科学太无知了一点。这需要终生的训练和极其天才的大脑!”

在前面说话过程中,约翰·李突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现在他走了回来,当哈丁告一段落的时候,他走到哈丁身边。随着一阵耳语,约翰·李交给哈丁一个铅制的圆筒,然后他敌意地扫了一眼这个代表团,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哈丁在手上翻来覆去地转着这个圆筒,一边打量着这个代表团。然后他突然费力地一扭,打开了那个圆筒。只有瑟麦克克制住了没有去看里面掉出来的那张包金箔的纸。

“简单的说,”哈丁仿佛是为刚才中断的谈话匆匆加上一句,“政府认为它知道它在做什么。”

他边说边看。上面充满了复杂的、无意义的符号,而在纸的一角有三个潦草的铅笔字迹,那才是真正意义所在。他匆匆一扫,然后随手将它扔到焚化通道里。

“那么,”哈丁继续说道:“我想,会谈结束了。很高兴和你们会面,感谢你们光临。”他和每个人握手,目送他们鱼贯而出。

和这个代表团的谈话差点让哈丁忘记了笑是怎么回事。但是当瑟麦克和他的三个沉默的伙伴走出听力范围之后,哈丁发出一阵满意的干笑,愉快地转向李。

“你认为这次尔虞我诈的谈话怎么样,李?”

李嗤之以鼻。“我不认为他有什么欺骗的地方。正如他所说的,他很有可能赢得下一次的选举。”

“很有可能。”哈丁点点头,“如果那之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话。”

“当心,这次别让那些事情在另一方面发生。我告诉你,瑟麦克有一大批追随者,他要是不等到下一次选举就动手怎么办?不论你那关于暴力的格言有多好,总有一天我们会面对它。”

哈丁竖起一条眉毛:“你今天特别悲观,李,而且还特别的倔,否则你不会一再谈到暴力。你知道,我们那次小小的政变并没有伤人。在正确的时候精心地一推是必要的,然后一切会自然地、平缓地、没有痛苦然而是有效地前进的。李,我们不是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我们早有准备。让你的人盯住那些年轻人,老伙计。别让他们知道被监视了,但要保持足够的警惕,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

李的笑声中仿佛有一种酸溜溜的味道。“我总是你最好的手下,不是吗?一个月前我就让人监视瑟麦克和他的人了。”

市长吃吃地笑着,“你总是走在前面,很好。对了,”他看一眼约翰·李,轻声说,“弗利索福大使回到极星来了。我希望他是临时回来的。”

短暂的沉默,李略带震惊地问:“这就是刚才的消息吗?难道局势已经开始破裂了?”

“我也不知道。我必须先听弗利索福说了才知道。当然,有可能。”哈丁沉思着,“不管怎么说,这事必须在选举之前进行。对了,为什么你这么悲观?”

“因为我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生。你陷得太深了,哈丁,而且你根本就是在自己的床上玩火。”

“你也一样,”哈丁嘟囔道,然后大声问:“这不是说你要加入瑟麦克那一伙吧?”

约翰·李笑了起来:“好了,你赢了。现在吃午饭怎么样?”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