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44:48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1789

哈里·谢尔顿——……生于银河纪元11988年,卒于12069年,以通用的基地纪元来说,是前79年到元年出身于大角星系行省[原文为Arcturus,中文名为大角星。“星系行省”几个字是为方便理解添加的。]赫立孔星[原文为Helicon。赫立孔山是传说中文艺女神的居住地,此处借指某颗行星,同时暗示着谢尔顿超人的智慧从何而来。]的中产阶级。(根据不甚可靠的传说,其父亲系该星球水耕场上的烟草农夫)早年便展现惊人的数学能力,其相关轶闻不胜枚举,有些还互相矛盾,据说在两岁时他就……

……毫无疑问,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在心理史学的领域。谢尔顿仅以少数模糊的公理创建了这门学科,留传后世却成为费解的统计科学……

……有关其一生细节,现存最具权威的是由盖尔·多尼克所写的传记,年轻的他在谢尔顿这位大数学家过世前两年与之相遇,关于这次会面所发生的事……

——载于《银河百科全书》

(引自《银河百科全书》的所有章句均出于基元1020年的第116版,并获极星银河百科出版公司授权引用。)

他名叫盖尔·多尼克,是个乡下孩子,从未见过川陀[原文为Trantor,按,词根tran为传送之意,则这个词译成“传运者”可能更适合,参看下文第三章提到川陀时的话“成千上万的船队日以继夜地由二十个星球……”(省略号的内容应该是:运来川陀的必需品),则这个名字的讽刺意味是很明显的。],或者应该说,没有亲眼见过。他确实在超波电视上看过很多次,偶尔在巨大的露天立体新闻,报导皇帝加冕或是银河议会开议之类大消息时也会看得到。尽管他一辈子都住在布鲁吉福特行省[原文为Blue Drift,原译为青流省,意译极佳,此处仍遵循专有名词音译的原则采用现译名。]边境的西纳克斯星,却并没有和文明脱节,那时候啊!你知道,银河各地都享有文明。

当时全银河有两千五百万个住人星球,无一不对定都川陀的帝国效忠输诚。这种说法,由现在开始,半个世纪以内还称得上正确。

对盖尔而言,这次旅行无疑是他年轻学者生涯的一个高峰,他不是没有到过太空,单就一次航程来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确啦,除了到西纳克斯唯一的卫星上搜集论文所需的漂流陨石资料之外,他从未曾到太空旅行过。可是不论几万公里还是几万光年,太空旅行都是一样的。

在开始超太空跃进的时候他有些紧张,这是没有经历普通星际旅行的人常发生的现象,“跃进”,仍然是——可能永远是——星际交通唯一可行的方法。平常的太空旅行绝不可能快过一般光速(这点科学知识起源于早被遗忘的人类历史初期),意味着即使最接近的住人星系之间,往返也要花费数年时间,但是经由超太空这个非时非空、质能混同、虚实交错的不可想象地带,可以在转瞬间跨越整个银河。

等待第一次跃进之前,恐惧在他胃里缓缓翻搅,直到脑海生漪,心弦一动。仿佛时光乍止又行,他才确定自己经历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回头看看这艘船,硕大闪耀,是帝国开展整整一万两千年以来的产物。再看看自己,捧着刚到手新鲜热辣的数学博士学位,接受伟大谢尔顿的邀请造访川陀,去加入巨大而多少有点神秘的“谢尔顿计划”。

对“跃进”失望之余,他企盼于见到川陀的第一印象,他常到观景室去。每当钢帘上卷时他必定到场,仰望星辰冷燧,群集似烟,有如萤火流聚化为永恒。一度在船外五光年处出现一道冰蓝雾状的气态星云,梦幻般的奶白在窗上铺展。室内有如冰晶玉泽,直到两小时后再次跃进方才消失。

第一眼见到川陀的太阳时,它不过是无数星辰中的一个明亮小点,得靠船上仪器指引才能认出,接近银河中心的此地星丛密集。但每跃进一次,它便愈加明亮,遮没其他星体,使之消逝黯澹。

一位军官走过并说,“观景室将在此后航程中关闭,准备着陆。”

盖尔尾随跟上,抓住戴有太阳战舰帝徽的白色制服长袖。

他说,“能不能让我留下,我想看看川陀。”

那军官笑得让盖尔有点害臊,想起自己讲话带着乡下口音。

军官说,“我们是在早上着陆。”。

“我是说,我想从太空看它。”

“哦,抱歉,孩子,如果这是观光船的话,也许可以安排。不过我们是在向日面盘旋下降,你大概不想同时瞎眼,灼伤,还受到辐射感染,是吧。”

盖尔开始走向室外。

军官在他背后喊道,“反正川陀不过是团灰扑扑的东西,小家伙。到那儿之后何不来趟太空游览,很便宜的,”

盖尔回头道:“谢谢。”

感觉失望是有点孩子气,可是孩子气发作不论对大人小都是自然的。盖尔哽咽欲泪,他从未亲身体验过川陀在眼前展现的壮景,而且没想到还得久等。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