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5:44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1531

行商——……行商在基地政治霸权的扩张过程中,经常扮演开路先锋,向广漠的边区渗透。他们一出门便是经年累月,驾驶的破船缀满手工修焊的烂补钉;他们说不上怎么老实,但勇气……

由此,这些人营造了一个,比四王国由冒牌宗教支撑的专制政体更为长久的帝国……

关于这些伟大而孤独的人,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他们心中常存一个半笑半真的座右铭,是引自塞尔沃·哈丁的一句格言:“绝不让道德观念阻止你做对的事!”。现在要分辨那些故事有凭有据或是生安白造,相当的困难;要说毫不夸大是绝无可能之事……

——《银河百科全书》

利马·彭耶兹刚陶醉在沐浴的快感当中,收信机就响了——证明了银河边区黑暗艰苦的空间里,流传的那句老话:电传和沐浴设备总是不共戴天。

好在一艘没给交运太多杂七杂八货物的独立商船上,这方面是蛮舒服的。

就说洗澡吧,在二乘四尺的小窝里,还能够有热水供应。距离驾驶台十尺,彭耶兹可以清楚听到收信机断断续续的嗒嗒声……沾着一身泡沫,发出一声怒吼,他走出去调整音量;三小时后,另一艘商船靠到边上,一个面露微笑的年轻人走过两船之间的空气闸。

彭耶兹推上他最好的椅子,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你做了什么好事,构姆?”他恶狠狠地说:“从基地一路追我?”

列斯·构姆拿出一支雪茄,稳稳摇头:“我?少来了。我只是凑巧在交邮日第二天,到格里派托四号着陆的傻瓜罢了。他们派我把这个带给你。”

闪亮的小圆球换了手,构姆加上一句:“亲启,最高机密,不能透过次太空传送。我是这么推测啦。至少,那是私人胶卷,除了你本人以外,没有人能打开。”

彭耶兹注视着胶卷,满心不悦:“看得出来。而且我也从没看见这种东西装过好消息。”

圆球在他手中展开,薄而透明的胶带直挺挺冒出来。他用双眼快速扫过讯息,因为等带子的末端冒出来以后,前端就开始变褐起皱;一分半钟以后,整条带子变黑,寸寸断绝。

彭耶兹喃喃怨道:“噢,银河啊!”

构姆静静接口道:“我能帮得上忙吗?还是太秘密了,不能让我知道?”

“说说不要紧,反正你也是公会里的人。我得到亚斯岗去。”

“那地方?出了什么事?”

“他们逮捕了一个行商。可别说出去。”

构姆大惊,愤然道:“逮捕!那是违反协定的!”

“罪名是干预地方政治。”

“哦!他这么做吗?”构姆沉思道:“那行商是谁?我认识吗?”

“不!”彭耶兹高声说。构姆领会了言外之意,也就不再多问。

彭耶兹起身寒着脸凝视景窗,对着棱镜外形的雾般银河嗫嚅,神情猛恶,突然间大吼道:

“妈的个乱七八糟!我都快达不成配额了。”

构姆脑中光芒一闪:“嗨,老兄,亚斯岗是禁地啊。”

“没错。你在亚斯岗连支削笔刀都卖不出去,他们什么核子设备都不买。到那儿去就死定了,我的配额这下劫数难逃。”

“非插手不可吗?”

彭耶兹茫然摇头:“我认得那倒霉蛋,不能弃朋友于不顾。怎么说的?我心永属银河圣灵,道之所在欣然赴义。”

构姆愕然道:“啊?”

彭耶兹看了他一眼,不客气地一笑:“可忘了,你没念过‘圣灵宝典’吧?”

构姆愠道:“听都没听过。”

“嗯,要是你受过宗教训练就会读到。”

“宗教训练?你说教会?”构姆惊得目瞪口呆。

“恐怕是的。那是我深藏心底的秘密耻辱,虽然那些蛋头大师很让我受不了;他们一等到理由充份,就把我赶了出来,送进基地上的俗家学校。啊,对了,我该动身了。你今年的配额怎么样?”

构姆把雪茄掐熄,整了整小帽:“这趟是最后一批货,就要搞定了。”

“小子真走运。”在构姆离去后许久,彭耶兹坐在椅中沉思,愁眉深锁,一动也不动。

这么说,艾斯凯尔·构罗弗是在亚斯岗——而且还被关了起来!

坏透了!事实比表面上看起来糟得多。轻描淡写不动声色,把好奇的小伙子打发走是一回事,面对现实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彭耶兹凑巧是知道行商长构罗弗真正身份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构罗弗根本不是商人,差了个十万八千里;他是基地的特务!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