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9:41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2074

轮回屋中布置了远超过六张座椅,好像原先是期望多点人来参加似的。哈丁对此留下深刻印象,懒懒地坐到角落里,尽可能远离其他五个人。理事们似乎并不讨厌这项安排,他们聚在一处窃窃私语,话声稀落而终归沉寂。他们之中,只有法拉看来显得更加镇定,拿出一只表阴沉地注视著。

哈丁瞥过自己的表,尔后望向占据半个房子的真空玻璃室,那是房里唯一不寻常的东西。附近某处有个计数器精细地分割时间,直到准确正点的一刹那,发动介子流,接通线路——

灯光陡地暗下!

灯并没熄,只不过突然陷入昏暗,让哈丁吃惊得跳了起来。他在惊疑中抬头望向天花板上的灯光,等视线放低时,发现玻璃室已经不再是空的了。

出现一个人形——坐在轮椅上的人形!

好一阵子他都没说话,只是合起膝上的书,漫不经心地抚摸。然后他笑了,整张脸顿时有了活力。

他说:“我是谢尔顿。”声音苍老而柔和。

哈丁差点要起立致意,但随即打消念头。

谢尔顿的声音听来十分健谈,他续道:“你们看到了,我被锁在椅子上,不能起身迎接各位。你们的祖父母辈在我的时代来到极星,几个月后我患了很不方便的中风。我看不见你们,你们也知道,所以不能适当地向你们致意,我甚至不晓得有多少人会来;所以一切都不必拘束。有人站著的话,请坐下;如果有人想抽烟,我不会介意的。”他轻笑一声:“又何必呢?我又不真的在这里。”

哈丁忍不住伸手掏烟,想一想又算了。

谢尔顿拿开手上的书,动作像是放到身边的桌上——书一离手就消失不见了。

他说:“基地创立至今有五十年了——五十年来基地上的人员,为了自己所不知道的理由孜孜不倦地工作。以前不让大家知道是有必要的;而现在,这种需要已经没有了。

百科全书基地,打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而且一直如此!”

哈丁身后一阵骚动,还有一两声哀嚎,但他没有回头看。

谢尔顿不为所动——当然啦——继续说道:“所谓骗局的意思是说,我和同事对百科全书是否能出版根本毫无兴趣。百科全书有它的目的,我们经由它获得皇帝的特许,引诱十万人加入我们的计划,而且利用它来集中这些人的注意力,以便事成定局之前没有人能够回头。

五十年来你们为这个骗人的计划工作——现在说好听的也没用了——退路已经截断,你们别无选择,只有走上另一条极其重要的路,也就是我们真正的计划。

在那个计划中,你们被放到这样一个星球,五十年后这样的时间里,己经转移到一个无法自由行动的孤点上。现在开始,直到未来的若干世纪,你们要走上一条经过选定的道路。你们会遇见一连串的危机,就像现在面对了第一个;而每一次危机之中,你们的行动自由同样会受限制,迫使你们沿著我们选择的一条——也是唯一的一条路走。

这条路是由我们的心理史学所选定的,自然有其道理。

银河文明己经停滞退化了好几世纪,虽然能看出来的人不多。但是现在,至少边区已经分裂,而帝国政治上的大一统业已破灭。将来的历史学家,也许会用过去五十年之中的某一点做为断代,称做‘银河帝国衰亡的起点’。

他们是对的,但鲜少有人知道衰亡还要持续许多世纪。

衰亡之后必然是野蛮时期;心理史学告诉我们,在正常状况下,这段期间将持续三万年。我们无法阻止衰亡,同时也不想这么做;因为帝国文化已经失去原有的活力与价值。但我们可以缩短接踵而来的野蛮时期——只要一千年就够了。

计划的详情,我们不能说;就像五十年前不能把百科全书的实情告诉你们一样。若是你们发现了内情,计划就会失败;正如你们一早看穿百科全书骗局的话,行动自由不再受限,增加的变数就会远超过心理史学所能掌握的范围。

可是你们不会发现,因为极星没有心理史学家——以前有阿路林,但他是我们的人。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极星,和银河另一端的姊妹基地,乃是复兴的种籽,未来第二银河帝国的开创者。目前的危机将把极星推向巅峰。

这次的危机,可以这么说,是相当简单易懂,比往后的许多要容易解决得多。

追根究底,就是这样:你们是突然和银河中心的文明区域分离的一颗孤星,受强邻胁迫;科学家群集,却被广漠而不断扩大的野蛮地区包围;尽管是在原始能源海洋中的核能孤岛,但缺乏金属也无能为力。

看,如此一来,你们不得不面对现实,被迫要采取行动;而这种行动的本质——也就是,当前难局的解答——当然了,显而易见!”

谢尔顿的身形向空中伸手,那本书又重回手中。他翻开书道:“不论前途多么艰险,让你们的子孙永远铭记在心:明路就在眼前,最后会引领大家到一个伟大的新帝国!”

他的视线回到书本,身影霎时消翳无踪,灯光再度明亮。

哈丁抬头见到皮忍面向著他,两眼悲戚,双唇颤抖。

理事主席的声调坚定,却了无生气:“看来你是对的。今晚六点,如果你愿意来见我们,理事会会向你请教下一步该怎么做。”

理事们一个个过来和他握手,哈丁则自顾自地笑著。他们真心认错,因为他们是实是求是的科学家——但是太晚了。

他看了看表。这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李的人控制全局,理事会不能再发号施令了。

安纳克瑞昂的第一艘战舰明天就要登陆,但是没有关系。六个月之内,他们也不能发号施令了。

事实上,正如谢尔顿所说,也正如哈丁所猜测,当那天侯·罗吉克初次透露安纳克瑞昂缺乏核能动力之时,第一次危机的解决之道就十分明显了。

真是再明显也没有了!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