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42:43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1652

阿瓦金走近来,向盖尔点点头,弯腰和谢尔顿耳语。延期宣告声起,警卫将他们分开,盖尔被带走。

第二天的审讯完全不同,谢尔顿和盖尔单独面对委员会。他们坐在长桌一侧,那是五位法官和两名被告之间的唯一阻隔。甚至还请他们抽雪茄——装在光彩夺目的烟盒,表面波光潋滟,像是有流不完的水;虽然指尖告诉他们说其实又干又硬,但两眼还是给骗过了。

谢尔顿拿了一支;盖尔谢绝了。

谢尔顿道:“我的律师没来。”

一位委员回答道:“这不是审判。我们到这儿来是为了讨论国家安全问题。”

陈霖阁道:“听我说。”其他委员则坐回位置,洗耳恭听。刹时间委员长身周一片静默,以免错漏了金玉良言。

盖尔屏住呼吸。陈霖阁(此处原文是Chen,也就是只有姓,对于外国人来说,单称姓并无不妥,但作为中国名字,没有干巴巴一个姓的,后面至少要加个尊称,所以此处及后文全部连名带姓一起译。),瘦而结实,看起来比实际上老,乃是整个银河的真正主宰。顶着皇帝头衔的小家伙不过是他的傀儡;而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了。

陈霖阁开口道:“谢尔顿博士,你扰乱了帝国的太平。目前生活在银河系各个星球上的兆亿居民,没有那个能活过一百年;我们何必为了三世纪之后的事情操心?”

“我自己活不过五年。”谢尔顿道,“然而出于一己强烈的关怀;就算是理想主义罢!也可以看做我本人对一种神秘概念的认同,就是所谓‘人性’。”

“我不想费神去了解神秘的东西。能不能告诉我:有什么理由不容许我,把三世纪后我不可能见到的、困窘无益的未来,连同你一齐抛开,而在今晚把你处决?”

“一周以前你这么做,还有十分之一的机会可以活到年底;今天,机会只剩万分之一。”

杀机在不安的骚动中升起,盖尔感到颈后发毛。陈霖阁眼睑微合。

“怎么说?”他说

“川陀的灭亡,”谢尔顿道:“任你尽一切努力也无法阻止;然而要加速却十分容易。这次审判中止的传闻会传遍整个银河。拯救灾祸的计划受挫,会使人民确信前途无望;很多人已经羡慕起祖父时代的生活了。他们会看到不断增加的政治暴乱和贸易停滞;及时行乐的心态弥漫整个银河。野心份子不会等待,亡命之徒不会畏缩;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会加速世界的衰败。杀了我,川陀会在五十年内灭亡,而不是几个世纪;至于你,不会超过一年。”

陈霖阁说:“骗小孩的话。然而你也不是非死不可。”

他的手掌从一迭纸头上浮起,只留两根手指轻触最上一张。

“告诉我,”他说:“你唯一的活动,就是去编辑你所说的百科全书吗?”

“是的。”

“必须在川陀完成吗?”

“大人,川陀拥有帝国图书馆,以及川陀大学的学术资源。”

“假定让你到别的地方;比方说,一个不会让大都会的匆忙纷乱干扰学者思考的地方;你的人可以完全奉献自己、专心一意在工作上。——这不是更有帮助吗?”

“不多。也许。”

“这个地方已经决定了。你可以悠然工作,博士,带着你的十万人在身边。银河会知道你在和危机奋战;甚至可以告诉他们,你在设法防止灭亡。”他笑了笑:“尽管很多事我不相信,但要我不相信灭亡也是很难的,所以我肯定会把实情完全告诉民众。同时,博士,你也不会给川陀找麻烦,或是搅扰了皇帝的安宁。

另一条路是死。你和你的同路人,有多少就杀多少,我不管你先前的威胁。选择处决或流放;从现在开始,你有五分钟时间做决定。”

“你决定的星球是那一个,大人?”谢尔顿道。

“它的名字,我相信叫做‘极星’[原文为Terminus,意为“终点,坐标”,原译“端点星”,没有另一种译法“极星”有味道,“极”也是端点的意思。]。”陈霖阁漠然道。他用指尖转过桌面的纸张,使之面向谢尔顿。“目前无人居住,但很适合移民,而且可以配合学者的需要改造。是有点与世隔绝——”

谢尔顿插嘴:“那是在银河边缘,大人。”

“正如我所说,有点与世隔绝,适合专心致志的需要。好了,你还有两分钟。”

谢尔顿道:“我们需要时间来安排这类旅行;有两万个家庭牵涉其中。”

“会给你们时间。”

谢尔顿想了一会儿,在面临死亡的最后一分钟,他说:“我接受流放。”

盖尔心中一突。刚开始,逃过死劫的大喜充臆胸中;谁又不会呢。但放下心头一块大石之余,又不免有些许遗憾——谢尔顿被击败了。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