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9:41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4644

当银河帝国仍然拥有整个银河的那段古老岁月里,那时侯,安纳克瑞昂也还是帝国外围最富饶的省份,不止一个帝国皇帝曾经访问过安纳克瑞昂总督府。而每一位皇帝都曾经驾驶空气飞车,用射钉枪狩猎那种被称为啮狗的巨鸟。

安纳克瑞昂的名声,随着时代的衰败已经化为乌有。总督府,若非有基地工人重新整修过,也早已经称为一片空旷的废墟。更不用说两百年来再也没有一位皇帝来过这里了。

但是啮狗狩猎仍然是一项皇家运动,以至于使得一手好枪法成为安纳克瑞昂国王的必要条件。

列颇德一世,安纳克瑞昂国王和——后面这句总是要加上的,虽然毫无意义——外围领土庇护者,虽然还没到十六岁,却早已经不止一次证明了他的技术。刚刚十三岁的时候,他就打下了平生第一只啮狗;而当他坐上王位一周之后,他打下了第十只;现在,他带着第四十六只不幸的猎物,兴冲冲地回来了。

“我加冕之前要打到五十只,”他兴致勃勃地说,“谁来打赌?”

周围那批马屁精没人敢对国王的技术打赌——赢了之后的结果是致命的。既然没人打赌,国王陛下兴高采烈回宫换衣服去了。

“列颇德!”

国王立刻停了下来——只有一个声音会让他这么听话。他不高兴地转过身来。

威恩尼斯站在上面他自己的房间门口,瞪着他年轻的侄子。

“把他们赶走,”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回到房间里,“让他们走!”

国王随便地点点头,两名侍卫弓下身子,退下了楼梯。列颇德走进了他叔叔的房间。

威恩尼斯忧郁地看着国王身上的猎装,“你马上就要有比猎啮狗重要得多的事情要注意了!”

他转身靠在自己的桌子上。他已经很老了,已经不能再乘坐着空气飞车追赶着啮狗鸟的翅膀急冲、旋转,甚至任何剧烈的运动都会让他感觉不适,他也从此厌倦了整个运动。

列颇德看穿了他叔叔的酸葡萄心理,仿佛有意地狂热起来:“但叔叔你今天真的该和我们一起去的。我们在萨米亚平原上惊起了那个怪物,游戏就此开始了。我们在起码七十平方英里的地方追逐了两个小时,这时候,我转到了向阳的方向——”

他连说带比画,仿佛还在驾驶着高速飞车。“并且一个漂亮的急旋,转到了它左边翅膀的下面位置。这可搞火了那个家伙,它开始拼命向上冲去。我毫不犹豫地向左一闪,等着它落下来的时候。它当然又转了下来,当我移动过去瞄准的时候,它疯狂地拍打着翅膀……”

“列颇德!”

“哎——我终于抓住它了!”

“当然。好了,现在你能专心一点吗?”

国王耸耸肩,走到桌子的另一面去,恼火地拿起一粒裂乐果嚼了起来。总是这样,他一贯不敢面对他叔叔的目光。

作为开场白,威恩尼斯说:“今天我到那艘船上去了。”

“哪艘船?”

“只有一艘船!那艘船。基地为我们的海军修好的那艘,那艘老帝国巡洋舰。我说清楚了吗?”

“那艘船?你知道,我跟你说过,如果我们要求的话,基地会给我们修好的。你知道,你那些他们要对付我们的故事全是废话。他们要真的想这么做,怎么会修好那艘船呢?你知道,这不合理。”

“列颇德,你是个笨蛋!”

国王刚刚吐掉那个裂乐果壳,又拿起另一颗放到嘴边,听到这话,气得脸都红了。

“很好,这样吗? ”他的怒气翻腾,刹那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然后说:

“我不认为你应该那样称呼我。你忘了自己的地位了!你知道,我还有两个月就要加冕了。”

“是的,如果你更好地履行皇家责权的话,一切会更好。如果你把花在猎啮狗上的一半时间放在公众事物上,凭良心说,我马上就会辞去摄政王的职位。”

“我不在乎。你知道,现在那没什么用。事实上,就算你是摄政王,是我的叔叔,我还是国王,而你是我的臣子。总之你不该叫我笨蛋,也不该未经允许就在我面前坐下。我认为你该小心一点,否则我会为此报复的——很快!”

威恩尼斯的目光是冰冷的,“我该称你为‘陛下’吗?”

“是的。”

“很好!你是个笨蛋,陛下!”

他灰白眉毛下面的深色眼睛中仿佛冒出了火焰,而年轻的国王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瞬间摄政王的脸上露出了略带讽刺的满足感,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紧闭的嘴唇咧开一丝笑容,一只手轻拍国王的肩膀上。

“别在意,列颇德。我不应该这么苛刻地说你。在这样的压力下,很难永远保持正常,你明白吗?”就算这些话充满的缓和的味道,他的眼中仍然保存着那严厉的神色。

列颇德不太肯定地说:“是啊,国家事物是非常困难,你知道。”虽然不无理解,他还是惊讶他竟然没有被那些烦琐无谓的经年累月的与史迈诺的贸易和与红色走廊中少数几个世界间的争论对抗搞得头昏脑涨。

威恩尼斯继续说下去,“我曾经想早一些和你谈这些事情,我的孩子;也许我跟你谈过,但你那年轻的心对这些管理国家的乏味细节显得很不耐烦。”

列颇德点点头,“是吗,那没关系……”

他叔叔坚决地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无论如何,你两个月之后就要加冕了。而且在困难时刻来临的时候,你必须全面而主动地把握每一部分。从此以后你将是真正的国王了,列颇德。”

列颇德又点点头,但他的表情却是一片空白。

“战争就要来临了,列颇德。”

“战争!但我们和史迈诺已经签定了停战协议了……”

“不是史迈诺,而是和基地。”

“但是,叔叔,他们已经同意修理那艘船了。你说过……”他的声音再次中断了,只是因为他叔叔的嘴唇一撇。

“列颇德!”曾经有过的友善消失了,“现在是男人和男人间的谈话。不论那艘船修好没有,我们都要和基地开战,修好了只有更早一些。基地是所有能量和权力的根源。安纳克瑞昂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战舰,所有的城市,所有的人民,所有的商业,都依赖于基地吝啬地供给我们的那点能量。我还记得——那是我的亲身经历——安纳克瑞昂上的城市用煤和石油取暖的日子。但那没有关系,你再也不会体会那情形了。”

国王怯懦地说道:“这看起来,我们应该感谢……”

“感谢?”威恩尼斯怒吼道:“感谢他们施舍的这一点点渣滓?太空知道他们留了多少给自己,为什么而留下来?只是为了他们有一天能够再次统治银河?”

他跪在他侄子的膝前,眯起了眼睛。“列颇德,你是安纳克瑞昂的国王。你的孩子,你的子孙可能会成为整个宇宙的皇帝——如果你得到了基地那隐藏起来的力量。”

“那没有问题。”列颇德的眼睛开始闪光,挺直了背。“无论如何,他们有什么权力把它留给自己?不公平,你知道。安纳克瑞昂也需要这些东西。”

“你看,你开始理解了。现在,我的孩子,如果史迈诺决定攻击基地并且得到了所有的力量会怎么样?你认为我们能抵抗他们多久?你的王位还能坐多久?”

列颇德激动地站了起来,“太空啊,是的。你知道,你绝对是对的。我们必须先动手,这只是简单的自卫。”

威恩尼斯的笑容展开了一些。“而且,一度,很早以前,在你祖父统治的时代,安纳克瑞昂确实在基地那个星球——极星,建立了一个军事基地,一个对国家防卫至关重要的基地。我们在基地领导人的诡计下被迫放弃了那个基地,那是个狡猾的杂种,一个学者,祖祖辈辈没有半点贵族的血统。你明白吗?列颇德,你祖父因为这个平民而遭受耻辱。我还记得那个家伙。那时侯他几乎和我一样大,他带着他那魔鬼的笑容,魔鬼的头脑,带着另外三个王国的背后支持——他们联合起来对抗伟大的安纳克瑞昂——来到安纳克瑞昂。”

列颇德眼中闪亮,脸上发红,“谢尔顿在上,我要是祖父,就算那样也要和他们干到底!”

“不,列颇德。我们决定等待——直到适当的时候再雪洗耻辱。这是你父亲意外死亡前的希望,否则他会是一个……算了”威恩尼斯停了一下,转过身去,然后用那和他动作相称的沉重声音说,“他是我哥哥,而且,他的儿子……”

“好了,叔叔,我不会让他失望的。我决定了。看起来,安纳克瑞昂必须马上抹掉这些搞麻烦的家伙们,这是唯一选择。”

“不,不是马上。首先我们要等这艘巡洋舰修理完成之后。他们愿意承担修理这件事只说明他们怕我们。那帮傻瓜企图安抚我们,但我们绝不会离开我们的道路的,不是吗?”

列颇德狠狠地一击掌,“只要我是安纳克瑞昂的国王,就绝不会!”

威恩尼斯嘴唇猛地一抽,“另外我们还要等哈丁来访。”

“哈丁!”突然瞪圆了眼睛,那年轻的脸上所有硬朗的线条全部挤到了一起。

“是的,列颇德,基地的领袖会在你生日的时候到安纳克瑞昂来,可能是想用甜言蜜语安抚我们吧。但这对他没用。”

“哈丁!”这只是纯粹无意义的自语。

威恩尼斯皱起眉头,“你害怕这个名字吗?就是那个哈丁,他上次来访的时候,给我们碰了一鼻子灰。你不该忘记他对我们的王宫那该死的侮辱,一个平民,阴沟里的渣滓!”

“不,我想没有。没有,我不会。绝不会!我们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但,我是有些担心——有一点。”

摄政王站了起来,“担心?担心什么?恩?担心什么?你这个小——”他顿住了。

“这可能有点……呃……亵渎。你知道,攻击基地。我的意思是——”“继续。”

列颇德有些困惑地说,“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有银河圣灵,他……呃……可能不喜欢这样。你认为呢?”

“不,我不这么认为。”威恩尼斯又坐了回去,嘴唇带着一丝古怪的微笑,生硬地回答。“违背银河圣灵的意愿使你困饶了很久,是吗?这就是你老在外面疯玩的原因吗?我明白了,你听那个弗利索福说的太多了。”

“他解释了很多……”

“关于银河圣灵?”

“是的。”

“怎么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他比我还不信那些可笑的东西呢,而我根本就不信!那些全是废话,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恩,我知道。但弗利索福说……”

“该死的弗利索福!全是废话!”

一段短暂的,充满叛逆气氛的沉默,然后列颇德说:“每个人都相信这个。我的意思是所有这些:关于预言者谢尔顿,他怎样指定基地来秉承他的戒律,那里终将有一天会重建地上天国,任何违背他的戒律的人将怎样被永远消灭。他们相信这些。我在节日时主持过这样的仪式,我确信其他国王们也一样。”

“是的,他们相信;但我们不。而且你应该感谢它使你相对那些笨蛋来说成为拥有神圣权力的国王——神圣不可侵犯的。很简单。它排除了所有的反叛,保证人民在每一件事上绝对顺从。而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是你在指挥对基地战争站主导地位的原因。我只是摄政王,还是个普通人;而你是国王,对大家来说,你更大程度上是神!”

“但我觉得我并不真是。”国王深思着。

“你确实不是。”带着讽刺的回答,“但对于除了基地以外的人民来说,你是。懂了吗?除了基地以外所有的人。当你清除了他们之后再也没人否认你是神的化身。想一下!”

“难道那之后我们自己就能控制寺庙里的动力盒,控制无人飞船,控制治疗癌症的圣餐,控制所有其他的东西了吗?弗利索福说只有那些被银河圣灵祝福的人才……”

“是啊,弗利索福说!除了哈丁之外,弗利索福是你最大的敌人!站在我这边,别担心他们。我们一起会建立一个帝国——而不仅仅是安纳克瑞昂王国——一个包含了银河亿万颗太阳的帝国。这不比那废话连篇的什么地上天国更好吗?”

“是……是的。”

“弗利索福能保证更多吗?”

“不能。”

“很好。”他的声音变得专断起来,“我认为我们可以考虑一下现实问题了。”

他并没有等待回答,“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下去。对了,列颇德,还有一件事。”

年轻的国王从门口转过身来。

威恩尼斯笑着说:“猎啮狗的时候当心一点,我的孩子。”但他的眼中却没有笑意。

“自从你父亲的不幸事故之后,我不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混乱当中射出的钉弹谁也搞不清楚。希望你当心一点。而且,我跟你说的关于基地的事情,你会做的,对不对?”

列颇德的目光从他叔叔的双眼垂了下来,“对,当然。”

“很好!”他没有表情地盯着侄子离开的身影,又回到自己的桌子。

列颇德离开的时候,心情是阴沉的,不无恐惧。也许击败基地并且得到威恩尼斯所说的力量是最好的。但是后来,当战争结束而他坐稳了王位的时候,他尖锐地意识到一个事实:威恩尼斯和他的两个儿子是王位的顺序继承人。

但是他是国王。而国王能够指挥人民的射击。

不管是叔叔还是堂兄弟。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