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41:46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3067

哈丁否认拥有《极星城市日报》,就法规而言或许是对的,但也仅止于此。哈丁是促成极星自治的领导人物,他本人并获选为第一任市长。所以,哈丁名下没有一张《极星城市日报》的股票并不足奇;事实上他以各种迂回手段,控制了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股权。

正所谓戏法人人会变。

因此,在哈丁向皮忍建议允许市长出席理事会的同时,《极星城市日报》展开类似宣传,也就毫不令人意外;而极星历史上第一次的群众大会因而举行,要求在“国有”的政府中加入市民代表。

最后,皮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屈服。

当哈丁坐在会议桌末端无所事事之际,不禁冥想: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科学家成为差劲的管理人。可能只是由于他们惯于面对缺乏弹性的科学事实,而距离善变的人性太远。

不论如何,现在汤玛兹·舒特和乔德·法拉坐在左侧,伦丁·克拉斯特跟亚特·福尔汉姆坐在右首,皮忍居中担任主席。这些人哈丁当然全认识,不过今天他们似乎全端起了在这种场合中极不寻常的一点官架子来。

官式的开场白令哈丁昏昏欲睡。不久,皮忍举起手边一杯开水啜饮的动作让他振作起来,只听皮忍清清嗓子开口:

“很高兴能够告知各位理事,在上次会议之后,本人获知帝国首相多闻[原文为Dorwin,原译陶耘,似乎不妥。]大人将在两周内到访极星。相信在皇上得悉此地状况之后,我们和安纳克瑞昂的纠纷,必定能如大家所愿,顺利解决。”

皮忍隔著会议桌向哈丁微笑致意:“有关消息已经通知了《极星城市日报》。”

哈丁屏息窃笑,显然皮忍很想藉炫耀这类消息来烘托其地位重要。

他不动声色道:“撇开你暧昧的表情不提,你们指望这位多闻大人做些什么?”

汤玛兹·舒特回答他的问题。此人有个坏习惯,喜欢用他格外威严的语调,以第三人称称呼对方。

“相当明显地,”他评述道:“哈丁市长是个讽世行家。他不可能想不到,皇上绝无可能容许私人产业遭到半点侵犯。”

“怎么?如果被侵犯了他会怎样?”

席间一阵骚动。皮忍道:“你太过份了!”接著又补充道:“还有,这句话迹近叛国!”

“这算是给我的答案吗?”

“如果你没别的话要说——”

“别急著下结论;我要问一个问题。除了这点看不出任何意义的外交手段之外,有没有什么具体办法,去面对安纳克瑞昂的威胁?”

亚特·福尔汉姆用一只手拉扯火红的大八字胡:“你觉得有威胁,是吗?”

“你不觉得?”

“一点也不。”他状似缅怀道:“皇上——”

“我的太空!”哈丁怒极:“怎么回事?每个人不时把‘皇上’、‘帝国’挂在嘴边好像念咒似的。皇帝在千万秒差之外,我怀疑他对这里有一丁点屁的关心。

就算有罢,他又能做什么?这一带的前帝国舰队此刻控制在四个王国手里,而安纳克瑞昂也有一份。听著,我们必须靠真枪实弹来作战,不是凭空口白话。

仔细听好。到目前为止我们有两个月宽限,主要是因为,我让安纳克瑞昂以为我们有核子武器。当然,大家都清楚这大半是唬人的。我们是有核能,但仅限商业用途,而且也他妈的太少。他们很快就会发觉。如果你认为,他们会因为遭受玩弄而感到怡然自得,你就大错特错了。”

“我说——”

“闭嘴,我还没讲完。”哈丁正在兴头上——他喜欢这种感觉,“把首相扯进来固然不错,但最好多拉一些填满漂亮核弹头的攻城巨炮。我们已经损失两个月了,各位,再没有多的两个月可损失。你们打算怎么办?”

伦丁·克拉斯特说话了,他的长鼻子气得发皱:“如果你要提议基地军事化,我一个字也不要听。那等于是对政界敞开大门。市长先生,我们是个科学基地;别的再也休提。”

汤玛兹·舒特补上一句:“还有,他不了解建立军备意味著必须从百科全书抽调人力,而且是宝贵的人力。绝对不行,不管会发生什么事。”

“对极了,”皮忍同意道:“百科全书第一优先——绝对优先。”

哈丁甚为不满,理事会似乎满脑子都是百科全书。

他冷然道:“理事会是否稍稍想过,除了百科全书之外,极星还有可能在其他方面有些事情要做?”

皮忍答道:“我不认为,哈丁,基地除了百科全书之外,还有任何事可做。”

“我说的不是基地,是极星。恐怕你还没搞清状况。极星有上百万人,其中参与百科全书工作的不超过十五万。对其余的人来说,这里就是家,生长于斯。和我们的家庭、庄稼和工厂相比,百科全书算不了什么。我们要保护——”

众人大哗。

“百科全书第一!”伦丁·克拉斯特咬牙切齿:“我们要完成任务!”

“见鬼的任务!”哈丁大吼:“五十年前也许是有,但是现在时代变了!”

“跟时代一点关系都没有,”皮忍答道:“我们是科学家。”

哈丁迫不及待地咬住话头:“真的,嗯?很棒的幻觉,不是吗?你们这帮人正是千年以来,整个银河所犯错误的绝佳范例!一千年来停滞不动的,算是那一门子科学?只不过是永无休止的分类罢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更上层楼、扩大知识领域以便有所增进?没有!你们乐于停滞不前;整个银河都是。只有太空才知道这样有多久了。这就是为什么边区要造反、为什么交通会断绝、为什么地方战事不断、为什么整个星系丧失了核能,而倒退回使用化学动力的野蛮时代。

“如果你问我,我要说——”他高喊:“银河帝国就要完蛋了!”

他稍歇坐回椅中调整呼吸,毫不理会那两三个同时想要答覆他的人。

克拉斯特起立发言:“我不晓得你打算从这番疯狂言论当中得到什么,市长先生。但确然无疑的是,你的话对此地的讨论毫无帮助。我建议主席先生,删除该发言内容并回到原先讨论被打断的地方。”

乔德·法拉初次振作起精神。到目前为止法拉即使在辩论的最高潮都没有插上一脚,忽然间他沉重的嗓音——沉重一如其三百磅重的身躯——打起平地一声闷雷:“各位,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皮忍怒道。

“再一个月就到了我们的五十周年庆。”他有个本事,能把最俗套的陈腔滥调咏叹得意境深远。

“又怎样?”

“周年庆当天,”法拉四平八稳续道:“谢尔顿的轮回屋会打开。有没有谁想过屋里会有什么?”

“不晓得。例行公事。充满贺词的一堆演讲吧,也许。我不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摆在轮回屋里。虽然那家报纸——”他怒视哈丁,对方报以露齿一笑,“想把它搞得像回事情。我已经加以阻止了。”

“啊,”法拉道:“也许你错了。你难道没发觉——”他停下将手指放在自己浑圆短小的鼻头:“轮回屋开得恰是时候?”

“恰‘不’是时候,照你说的。”亚特·福尔汉姆喃喃道:“有好些事要操心呢。”

“什么事比谢尔顿的留言更要紧?我看没有吧。”法拉变得异乎既住的专断,哈丁小心地注视他。他到底用意何在?

“事实上,”法拉兴致勃勃:“你们好像全忘了,谢尔顿是当代最伟大的心理史学家,也是基地的创始人。假定他利用自己的学问为眼前的未来设定了一条可能途径,好像也蛮合理的。如果是真的——照我看是错不了,我再说一遍,他一定会安排某种方式来警告我们危险何在,或许还指出解决方法。百科全书是他的心头肉,你们都知道。”

犹疑迷惑的气氛占了上风。皮忍清了清喉咙:“呃,这样——我不晓得。心理史学是门伟大学问,不过——我确定目前我们这里没有心理史学家。看样子我们是在摸石子过河。”

法拉转向哈丁:“你不是跟阿路林学过心理史学?”

哈丁半出神地答道:“是的。不过没有完成学业。我不耐烦谈理论;想成为心理工程师,又缺少那份才干;所以做了次佳选择,也就是走入政界。实际上是同一回事。”

“那么,你对轮回屋有何看法?”

哈丁小心答道:“不知道。”

会议的余程中他一言不发,即使话题回到帝国首相身上。

事实上他根本没在听。他循著一条新思路追想,事情一件件归纳——不少琐屑的细节一一榫合。

心理史学是解谜之钥,这点他很确定。

他拼命回想曾经学过的心理史学理论——从中他证明了打一开始就想对了的结论。如谢尔顿这等伟大的心理史学家,能够充分解释人类的情感及应对,来广泛预测未来历史的发展。

这意味著什么?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