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4:49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1632

两星期过去了!浪费了两星期。花了一星期到亚斯岗,一到边界全副武装小心警戒的战船便云集而来。不论他们的侦测系统是什么做的,说得上管用——而且还不错。

他们缓缓在彭耶兹身侧游移,没有信号,维持警戒距离,突然间大调头指向亚斯岗的中央太阳。

彭耶兹可以把他们轻轻捏碎。这些船是逝去的银河帝国的遗物——只不过是比赛用的快艇,而不是战舰,没有核子武器,看起来像是一堆不断跳动的小圆球。但是构罗弗落在他们手上,而构罗弗是损失不起的人质,亚斯岗人一定很清楚。

接下来又是一个星期——一星期以来不厌其烦地由外围世界打通一层又一层的关卡,拜会数不清的大小官吏,才终于来到祖师面前。每个小小的代理副官都要安抚摆平;每个官员都需要小心应对刻意巴结,好让他大笔一挥以便顺利见到下一位高阶官员。

这是头一次彭耶兹发现自己的行商证件不管用。现在,终于,祖师[原文为Grand Master,原译似乎不错。]就在金光闪闪的大门里,侍从拱卫——两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

构罗弗还在监牢里,而彭耶兹的货物在闷在船上发霉。

祖师身裁瘦小,头顶全秃,满脸皱纹,脖子上围着巨大光滑的毛皮项围,似乎压得他动弹不得。

祖师双手一挥,侍卫向两侧一分,让出一条信道给彭耶兹迈步到祖师座前。

“别开口。”祖师两指一挟,发出清脆声响。彭耶兹张开的嘴巴又紧紧合上。

“这就对了。”看得出亚斯岗的统治者轻松了很多:“我受不了无聊的废话,我不受人胁迫或是奉承,更没有听人诉苦的余地。我不知道警告过你们这些浪人多少次,不得在亚斯岗的任何角落贩卖你们的邪恶机器。”

“大人,”彭耶兹轻声道:“并不是想为当事的那位行商辩护,但行商的规矩是不能强行推销人家不要的东西。可是银河太大了,以前也有过不小心越界的例子;那是个不幸的错误。”

“不幸是真的,”祖师尖声道:“但是错误?自从那个无耻圣徒被捕之后两小时,你们在格里派托四号上的人就不停骚扰我,要求谈判。他们还一次又一次警告我,你本人即将到来。看起来是有组织的救援行动,更像是早有准备——太不可能是错误了,不论是否不幸。”

亚斯岗人的黑眼睛透着一份蔑视,紧接着又说:“你们这些行商,犹如狂蜂浪蝶在星球之间飞舞,竟疯狂到以为有权在亚斯岗星系的中央最大星球着陆,而推托说是搅混了疆界?少来,当然不是。”

彭耶兹畏缩了一下,但没有表现出来:“如果是蓄意企图通商,大人,不但极不明智,也违反了我们公会的严格规定。”

“不明智,正是。”亚斯岗人冷然道:“于是乎你的同志多半要付出生命以为代价。”

彭耶兹感到肠胃绞结。对方十分果决。他说:“死刑,大人,是不能打折扣也无可挽回的事,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代替。”

短暂的静默后,对方谨慎答复:“听说基地很富有。”

“富有?当然了,但是我们的财富你根本弃之如敝履。我们的核能产品值得——”

“没有祖先保佑,你们的货物一文不值。祖宗遗法禁止使用你们邪恶污秽的货物。”

他用陈腔滥调吟哦着古老教条。

祖师合上眼睑,意味深长道:“你们没别的值钱吗?”

行商一时未能领悟:“我不明白。您要的是什么?”

亚斯岗人两手一摊:“我看,就算你我易地而处,你也未必了解我的需要。你的同伙看样子得要接受亚斯岗法律的惩罚以为报应。瓦斯死刑。我们是公正的民族,再贫困的农民,犯了同样的法,不会遭受更重处分;而就算我本人犯法,处罚也不会较轻。”

彭耶兹在绝望中嗫嚅道:“大人,可否准许我和犯人说话?”

“亚斯岗法律,”祖师冷酷说道:“不允许罪人和外界有任何接触。”

彭耶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大人,求您宽待一个人的灵魂,即使在他的身体遭受罪愆的时刻。当其生命面临危境之际,必不能令其灵魂坐失慰藉;此刻,他正在毫无准备之下,面对投入无上圣灵怀抱的命运。”

祖师缓缓迟疑道:“你是个慰灵人?”

彭耶兹谦逊地低头道:“我受过训练。在广漠无涯的太空里流浪的行商,需要我这种人来照料生活的精神层面,好让他们献身于星球间的商场竞逐。”

亚斯岗统治者咬着下唇深思:“每个人在加入祖灵之前,都应该让自己的灵魂有所准备。可是我从没想到你们行商也会是信徒。”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