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42:43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3992

安塞姆·侯·罗吉克(“侯”字意味贵族血统)[原文为Anselm haut Rodric-‘haut’ itself signifying noble blood,haut并没有“侯爵”之意,只是音译而已。原译作“公”,个人认为用“侯”比较妥当。]——蒲乐麻州州长、安纳克瑞昂国王陛下特命全权大使,外带半打其他头衔——抵达航站,哈丁以国宾之礼相迎。

笑脸紧绷的州长略一欠身,俐落地拔枪出套,柄交哈丁;哈丁用一把特别借来的枪回以同等礼节。友谊善意由此奠立;即使哈丁注意到侯·罗吉克肩上的异样凸起,他也谨口慎言一声不吭。

他们站上地面车,市府官员职工绕集四周,缓慢而隆重地开向百科全书广场,一路接受热情群众的欢呼。

安塞姆州长接受欢呼,并以军人及贵族的矜持,冷漠答礼。

他对哈丁说:“你的星球就这一个城市?”

哈丁提高声调以盖过群众的呼喊:“我们是个年轻的世界,阁下。在我们星球短得可怜的历史当中,很少有达官贵人造访;因此民众分外热情。”

安塞姆听到“达官贵人”四字时,显然没意会出里头的嘲讽之意。

他沉思道:“五十年前建立的,嗯哼!这里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土地。你们从没想过要划分领地?”

“目前没有这种必要。我们是极度中央集权的;也必须是,因为百科全书的缘故。或许有一天,当我们的人口成长到——”

“怪地方!你们没有农民?”

哈丁暗想:不须要多了不起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阁下四体不勤,五体不分。

他故作无心答道:“没有——也没有贵族。”

侯·罗吉克双眉上扬:“那你的上级——我要见的那位是?”

“你是指皮忍博士?是的!他是托管理事会主席,皇上的私人代表。”

“博士?没别的头衔?是个学者?而他的权力高于市政当局?”

“嗯,一点没错。”哈丁友善回答道:“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算是个学者。毕竟这个星球不过是个科学基地——受皇上的直接管辖。”

最后一句话的略为强调,似乎使得州长有些狼狈。在往百科全书广场的缓慢行程中,他保持缄默陷入沉思。

即使哈丁觉得,下午和随之而来的夜晚十分无聊,至少有一点令他满意;就是认清了皮忍和侯·罗吉克,彼此都看不起对方。这两人一见面问候寒暄就针锋相对。

“视察”百科全书大楼时,侯·罗吉克无精打采地听皮忍演讲。当他们穿越广阔的参考影片贮藏室和无数放映室的时候,侯·罗吉克做出礼貌而茫然的笑容,忍受皮忍的喋喋不休。

在一层层上上下下、一间间进进出出,走过写作部、编辑部、出版部和影片部之后,侯·罗吉克终于作出第一个概括评论:“都很有意思,”他说:“不过这些工作,对成人而言似乎蛮怪异的。有什么用处?”

哈丁注意到,对这个评语皮忍无法置辩,尽管他的表情看来自信满满。

晚餐所发生的事和下午相比,正如镜中反照。侯·罗吉克独个儿滔滔不绝地讲述,日前他在安纳克瑞昂与新独立的近邻——史迈诺王国之间的大战中,率领大军所创下的丰功伟业;纤毫必至,而且乐趣无穷。

州长的流水故事直讲到饭后,低阶官员一个个藉词开溜。当他说完横扫敌舰获得重大胜利的最后细节之时,皮忍和哈丁已经引他到阳台上,享受暖洋洋的夏夜和风了。

“现在,”他说话时极其快活:“来谈些正经事。”

“当然。”哈丁喃喃说道,点起一根织女星烟草制成的长雪茄——没多少存货了,他暗想——然后靠到椅背上前后摇晃。银河高悬天际,由地平线一端到另一端,朦胧伸展棱镜般的身形。居于太空尽头的此地星辰寥寥,相形之下微不足道。

“当然了,”州长道:“所有正式讨论——签署文件、以及诸如此类的官样文章,会交给——你们管议会叫什么?”

“理事会。”皮忍冷冷答道。

“怪名字!且不管它,那是明天的事。现在咱们开门见山,明人眼底不说暗话,嗯?”

“你的意思是——”哈丁想引起他的话头。

“是这样。外头边区的情势有些改变,而这个星球的地位变得有些微妙。如果我们对事情的状况能够达成一致见解,会非常合乎时宜。打个岔,市长,你还有这种雪茄吗?”

哈丁一怔,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一支。

安塞姆·侯·罗吉克深吸一口后,啧啧赞赏:“织女烟草!你打那儿拿来的?”

“上次运补的时候收到一些,几乎没得剩了。太空知道几时才能再有——如果有机会的话。”

皮忍皱起眉头;他不吸烟,也因此而讨厌那股味道:“让我们搞清楚,阁下。你的任务只是要澄清状况?”

侯·罗吉克在第一口大烟喷成的浓雾中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说的。百科全书基地的地位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改变。”

“啊!那什么叫做‘一如既往’?”

“听著:是国家支持的科学机构,至高无上统治者的私人领地,我说的就是皇上本人。”

州长看来不为所动,又吹了个烟圈:“说得真精彩,皮忍博士。我能想像你两手捧著御赐玺封的特许权状——但看看现实情势。你要如何面对史迈诺?史迈诺的首都离你不到五十秒差,你该知道。还有孔浓和达里波呢?”

皮忍道:“我们和任何星省都毫无瓜葛。作为皇上的领地——”

“那些不是星省。”侯·罗吉克提醒道:“都已经是王国了。”

“就算是王国,我们还是毫无瓜葛。作为一个科学机构——”

“科学个屁!”对方骂道:“我们怎么眼睁睁地坐视史迈诺夺取极星?”

“皇上呢?他难道会袖手旁观?”

侯·罗吉克定下神来,道:“好罢,这么著,皮忍博士。你尊重皇帝的财产,而安纳克瑞昂也一样。史迈诺则不然。记得不,我们刚和皇帝签下一份条约——明天我会拿一份副本给你的理事会——上面交代,在原安纳克瑞昂省境之内,我们是皇帝的代表,负责维持秩序。我们的责任很明白,对不对?”

“没错。但极星不属于安纳克瑞昂省。”

“可是史迈诺——”

“也不属于史迈诺。极星不属于任何星省。”

“史迈诺知道吗?”

“我不在乎他知不知道。”

“我们在乎。我们刚和他打完一仗,而他还占据著我们两个星系。极星在两国之间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

哈丁不耐烦地插嘴:“你有什么提议?阁下。”

州长看来早就想停止东拉西扯,好直接切入正题;他简明扼要说道:“看来极其显而易见的是,既然极星没有能力防卫自己,安纳克瑞昂为自身利益著想,必须承担这项任务。你们了解,我们并没有干涉内政的念头——”

“嗯——哼。”哈丁咕噜一声示以冷淡。

“——但我们认为,不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最好还是让安纳克瑞昂在这个星球上建立军事基地。”

“你们所要的就是这样——广大无人区域上的军事基地——如此而已?”

“啊,当然啦,防卫部队需要一点后勤支援。”

哈丁让椅子放正,把手肘放到膝上:“现在说到重点了。让我们直话直说。极星要接受保护并且纳贡。”

“不是进贡,是纳税。我们保护你们,而你们付钱。”

皮忍猛地把桌子一拍:“让我说话,哈丁。阁下,我不会为什么安纳克瑞昂、史迈诺的茶壶政局和酒杯战争,付半个锈角子。告诉你,这里是个国有的免税机构!”

“国有?可是我们就是国家,皮忍博士。而我们不打算支持你。”

皮忍一怒而起:“阁下,本人身为此地的最高首长,代表——”

“代表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安塞姆·侯·罗吉克顶了回去,面露愠色:“而本人代表的是安纳克瑞昂国王陛下。安纳克瑞昂近得多了,皮忍博士。”

“咱们回头谈谈正事。”哈丁劝道:“你打算怎样收这些所谓的税,阁下?像是小麦、马铃薯,蔬菜、牲口之类东西,你肯收吗?”

州长两眼一瞪:“搞什么鬼?我要那些做什么?我们剩得可多了。当然是黄金啦。还有,如果你们产量多的话,铬跟钒更好。”

哈丁大笑:“产量多!我们连铁都不出产,黄金!来来,瞧瞧我们的钱币。”

他丢了个角子给特使大人。

侯·罗吉克看了一眼,丢回去并瞪眼道:“啥玩意儿?钢?”

“没错。”

“我不明白。”

“极星这个星球几乎完全没有金属,统统得靠进口。总之,我们没有黄金;除了几千斤马铃薯之外,也没有可以用来缴税的。”

“那么——工业制品也行。”

“不用金属?要我们怎么制造机器?”

一时间相对无话。皮忍再试著说几句:“整个讨论离题太远了。极星不是一般星球,而是编纂百科全书的科学基地。太空啊,老兄,你对科学毫无敬意吗?”

“百科全书打不了胜仗。”侯·罗吉克眉头深蹙:“完全没有出产的世界。那——倒也几乎没有人住。这样好了,你们用土地偿付。”

“什么意思?”皮忍问道。

“这世界还相当空旷,无人居住的土地也相当肥沃。如果事情顺利就绪,而你们也都合作,大概可以这么安排;可以让你们自己一无损失,说不定还可以颁授爵位、分封采邑。我想你们懂得这个意思。”

皮忍冷笑道:“这可谢啦!”

哈丁故作率真,接口道:“安纳克瑞昂能否供应适量的钚,给我们的核能电厂?我们只剩几年的存量了。”

皮忍霎时屏息,场面静默了好一会儿。当侯·罗吉克重拾话头,声音竟和先前大不相同:“你们有核子能?”

“当然了,有什么不对?我猜想人类使用核子能该有五万年了,为什么我们不能有?只是钚的来源有些困难。”

“是……是。”特使略一停口,又坐立不安地加上一句:“好,两位,我们明天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容我告退……”

皮忍望著他的背影咬牙切齿:“受不了这呆头呆脑的笨猪!这——”

哈丁打断他:“非也。他只不过是环境的产物。这种人只懂得一句话:‘我有枪而你没有’。”

皮忍调转头朝他发火:“你跟他谈什么驻军和纳贡,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疯了不成?”

“不,我只是放根线头引他开口。你该注意到,他总算失口把安纳克瑞昂的真正意图说了出来——也就是,在极星搞封建制度。当然,我不打算让这种事发生。”

“你不打算!你!你算老几?还有,我能不能请教一下,你大吹大挡我们的核能电厂,是什么意思?天啊,这只会让我们变成军火靶子。”

“不,”哈丁露齿一笑:“恰恰相反。我撩起这话题的理由,不是很明显吗?那正好确定了我先前一个非常强烈的怀疑。”

“是什么?”

“安纳克瑞昂不再拥有核能经济了。若是有,我们的朋友一定会了解,除了古代遗迹之外,钚并不用在发电厂里。由此可知,边区的其他地方也没有核子动力了。史迈诺是一定没有;否则在最近的战事里,安纳克瑞昂不会多赢少输。很有意思吧?”

“哼!”皮忍带著极恶劣的情绪离开,哈丁则温和地笑著。

他丢开雪茄,仰望横卧穹苍的银河:“都倒退到用煤和石油了吗?”他喃喃作声——而所有念头都深藏心底。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