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43:38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2292

公共安全局——……世族在安腾斯王朝末代皇帝克里昂一世遭暗杀后,形成政治势力。大体言之,在帝国时代末期不安定的世纪里,他们是维持秩序的重要力量。在世族陈氏和迪瓦特氏[原文为Chens and Divarts,前者译为“陈氏”可从下一章中得到验证。]长期控制之下,皇室终于衰微到成为任人操纵,藉以维持权位的傀儡……直到最后一个强盛帝王——克里昂二世即位后,世族在国家政治上的权力才被彻底铲除。首任公安委员长……

……就某方面而言,世族政治的衰败,可溯源自基地纪元前两年的哈里·谢尔顿审判开始。审讯过程详载于盖尔·多尼克所著的谢尔顿传记……

——《银河百科全书》

盖尔的诺言没能兑现。第二天一早他被微弱的叫人铃吵醒。应答之后,柜台服务员以有礼而略带责难的声音通知说,公共安全局已下令将他监禁。

盖尔跳向房门,发现已经开不了,只好着装等候。

公安人员进来将他带往别处,不过依然监禁。他们客气地问些问题,都很有礼貌。他说明自己来自西纳克斯、曾就读于这个那个学校、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取得数学博士学位,然后应征谢尔顿博士的组员被录取了。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些琐事,而他们则一次又一次地调头询问,关于他参加谢尔顿计划的事。从那儿听到这件事、工作内容是什么、收到什么秘密指示,还有整个计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回答道他什么都不晓得,没有什么秘密指示,他是个学者、数学家,对政治不感兴趣。

最后讯问官问道:“川陀几时会毁灭?”

盖尔支吾着:“在我知识范围之内,我没办法说。”

“你可以随便就什么人的知识范围来说吗?”

“我怎能替别人说话?”盖尔觉得冒汗,好热。

讯问官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类的事,说个日期什么的?”当年轻人躇踌之际,他又跟进:“你被跟踪了,博士。当你抵达航站的时候,还有在了望塔上消磨时光的时候。还有,当然,我们也听得到你和谢尔顿博士的谈话。”

盖尔说:“那你知道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了。”

“也许。不过我们想听听你怎么说。”

“他的观点是,川陀会在三个世纪之内毁灭。”

“而他证明了——用数学?”

“是的,没错。”面带傲色。

“你坚持那——呃——数学是正确的,我想。”

“如果谢尔顿博士证明,那就是对的。”

“我们待会儿会回来。”

“等等。我有权请律师。我要求行使帝国公民的权利。”

“你会有权利的。”

他确实来了。

终于一个高个子走进来,那人的脸几乎全是直线,瘦得让人怀疑是不是还塞得下半点笑容。

盖尔抬起头,觉得衣着散乱无精打采。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他到川陀还不满三十小时。

那人道:“我叫洛斯·阿瓦金。谢尔顿博士指定由我担任你的律师。”

“是吗?那好,听着,我要向皇帝提出紧急申诉。我遭到非法拘押。我没犯法。什么法都没犯。”他双手朝外猛然一挥:“马上安排向皇帝陈情,快!”

阿瓦金小心翼翼地把文件夹里的东西倒在桌上。如果盖尔不是那么气急败坏,他会看出是些法律书表——薄金属带状,适合塞进私人胶囊那种;还可以认出一台袖珍录音机。

阿瓦金毫不理睬暴怒的盖尔,最后抬头道:“公共安全局一定会窃听我们的谈话。尽管非法,他们还是照做不误。”

盖尔一时语塞。

“然而,”阿瓦金从容坐稳:“桌上这台录音机,外表和一般没什么两样,操作也很正常;只不过多了一点小小功能,可以完全遮蔽窃听装置。他们不致于马上发觉。”

“那我可以说话了。”

“当然。”

“我要向皇帝陈情。”

阿瓦金冷然一笑。毕竟这张脸上,还有点由起皱的面颊上挤出来的空间,可以容纳笑容。他说:“你是外省来的。”

“我是不折不扣的帝国公民,和你,以及这公共安全局里的任何人都一样!”

“没错,没错。只不过,外省人不了解川陀的习惯。皇帝不听人陈情申诉的。”

“那我要向谁控诉这个公共安全局?没别条路好走了吗?”

“没有。事实上你投诉无门。就法律而言,你可以向皇帝申告,但没有人会理你。今天的皇帝已经不是安东王朝的皇帝,你知道。川陀,现在只怕是在贵族世家的掌握中,而公共安全局就是他们的化身。这项发展完全在心理史学的算计中。”

盖尔说:“是吗?照这样说,如果谢尔顿博士能够预测未来三百年的川陀历史……”

“他可以预测未来五千年。”

“就算五千年好了。那他昨天为什么不能预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而预先警告我——噢,抱歉。”

盖尔颓然坐下,把脑袋搁在发汗的手心上:“我很清楚心理史学是门统计科学,不可能准确预测任何个人的未来。你知道我气坏了。”

“你错了。谢尔顿博士认为你今天早上会被逮捕。”

“什么!”

“不幸,但是确实如此。公共安全局对他的活动愈来愈敌视,新成员遭受的骚扰也愈来愈严重。图表显示,对我们的目标而言,最好现在就把状况拉到顶点。公共安全局的行动有点迟钝,所以谢尔顿博士昨天故意去拜访你好催他们动手,不为别的。”

盖尔听得倒抽一口凉气:“我?——”

“拜托,事情有其必要。选上你不牵涉任何私人恩怨。你要了解谢尔顿博士的计划是经过十八年以上的发展设计,包含所有机率显着的可能状况。这次事件便是其中之一。派我来的用意没别的,只是向你保证用不着害怕。事情会善了,对计划而言可说十分笃定,对你个人来说也有令人满意的机率。”

“数字是多少?”盖尔问道。

“对计划而言,超过99·9%。”

“对我呢?”

“我奉命告诉你,机率是77·2%。”

“那是说我被判坐牢或处死的机会超过五分之一。”

“死刑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

“是啊。但是对个人的算计毫无意义。叫谢尔顿来见我。”

“很遗憾,没有办法。谢尔顿博士自己也被捕了。”

盖尔呻吟着站起身,几乎要哭出来。房门猛然打开,一个警卫进来走向桌子,拾起录音机左看右瞧,塞进自己口袋里。

阿瓦金平静地说:“我还要用那个。”

“我们会换一个给你,没有电波干扰的。”

“这样的话,我们不谈了。”

盖尔望着他离去,一阵孤寂袭上心头。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