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8:33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3040

为了将那些不同政见者结合成为现在声势日盛的行动党,除了瑟麦克,李维斯·伯特是最积极的一个人了。他没有参加大约半年前会晤哈丁的那个代表团,倒不是因为他未被赏识。恰恰相反,他有一个很好的缺席理由,他那时候正在安纳克瑞昂的首府。

他是作为一个普通市民来访的。他没有做任何官方拜访,也没有任何重要的事情。

他只是观察着这个繁忙的星球上的每一个昏暗的角落,用他短粗的鼻子在每一个肮脏的缝隙里四处刺探。

那个短暂的冬日整天阴沉沉的,然后大雪纷飞。他在傍晚回到家里,不到一个小时就坐在了瑟麦克家中那八角形的桌子旁边。

他的第一句话实际上并没有改善屋里的气氛,由于外面的大雪而变得沉闷沮丧的气氛。

“恐怕,我们现在的处境,俗话说是‘狗咬乌龟,无处下口’。”

“你这么认为吗?”瑟麦克丧气地说。

“以前的想法过时了,瑟麦克。没有任何办法。”

“军备……”多克·沃尔特多少有点过分热心地开始,但马上被伯特打断了。

“别提那些了,那是陈年旧事了。”他的环视了一圈,“我在谈人民。我承认原先是我的主意去策划一场宫廷政变来扶持一个对基地相对友好的国王。这是个好主意,现在还是。它仅有的小缺陷是:这不可能。哈丁早就看出来了。

瑟麦克酸溜溜地说:“伯特,你能谈一下细节吗?”

“细节!没有细节!这是个简单的事实。这就是整个安纳克瑞昂的现状。这就是基地扶持的那个宗教。还真有用!”

“喔。”

“你真该实地去看一看,才能真正了解它。你在这里看到的只是我们建立的一个巨大的学校来培养牧师,偶尔在城市某个昏暗的角落为朝圣者举办一个特殊的仪式,这就是全部。整个事情都很平常,不会打动我们。但在安纳克瑞昂……”

莱姆·拓奇一个手指抚摩着光滑的小锯齿装饰,清了清嗓子,“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宗教?哈丁总是说那只是一种拙笨的掩饰,好使他们毫不犹豫地接受我们的科学。你该记得,瑟麦克,那天他和我们讲过……”

“哈丁的解释,”瑟麦克提醒,“并不总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过那到底是怎样的宗教?”

伯特慎重地说:“从伦理上说,它很完善。它和老帝国那多样性的哲学体系没什么差别。高尚的道德标准等等。从这个观点看,没什么可抱怨的。宗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影响力之一,由此出发,它实现了……”

“这我们知道,”瑟麦克不耐烦地打断了,“说到点子上。”

“马上。”伯特有点不安,但并没有表现出来。“由基地培植和鼓励的这个宗教,请注意,是严格的独裁路线的宗教。牧师、僧侣是我们提供给安纳克瑞昂所有科学器材的唯一控制者,但他们只是经验主义地操作这些工具而已。他们完全相信这种宗教,以及……呃……他们操纵的那些力量的精神意义。例如,两个月前,有些笨蛋搞坏了装在大庙之一的塞斯拉肯庙里的动力工厂,使五个城区遭受损失。这被每个人,包括牧师们认为是神的惩罚。”

“我想起来了。那时侯报纸上有些零星的报道。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么,听着,”伯特生硬地说,“宗教阶层构成了一个金字塔,塔尖是被认为是神族的国王。他是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国王,人民彻底相信这个,牧师也一样。你无法推翻这么个国王。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等一下,”沃尔特这时说,“你说哈丁促成了这一切,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搀和进来的?”

伯特严厉地扫了提问者一眼,“基地全力培养了这一错觉。我们用所有的科学技术为后盾支持这一愚民政策。国王周身环绕着华丽的辐射光环,头顶上汇聚着夺目的王冠,主持着每一个节日庆典。每一个敢于触摸他的人都被灼伤;仿佛神意使然,他可以在关键时刻由空中飞至任何地方;他一个手势就可以使整个寺庙充满内在的珍珠般的光泽。我们提供了无数方式使他轻易实现这些把戏,但就算是亲自实施的牧师们自己却也深信不疑。”

“可恶!”瑟麦克咬着嘴唇哼道。

“当我想起我们错过的机会的时候,”伯特沉重地说,“我恨不得哭出来——象市政府门前的喷泉。回想三十年前,哈丁从安纳克瑞昂人手中拯救了基地——那时侯,安纳克瑞昂人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帝国已经衰落。这或多或少是因为自从日欧尼安起义之后他们忙于自己的内部事物,但直到与帝国的通讯中断、列颇德的强盗祖父自立为王之后,他们对帝国的衰落也没有清醒的认识。”

“如果帝国皇帝有勇气试一下的话,他只用派出两艘巡洋舰加上国内的起义,很快就能平息局势。而我们也同样可以做到。但是哈丁却扶持了他们君主专制的地位。我个人很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么,”杰姆·奥希突然问道,“弗利索福呢?他不曾经是个激烈的行动主义者吗?他又做了些什么?他瞎了吗?”

“我不知道。”伯特的回答很简单,“他是他们的高级牧师。据我所知,他除了给牧师们出具技术等级证书外什么也不管。他只是一个象征,而已。”

一阵沉默,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瑟麦克身上。年轻的政党领袖神经致地咬着指甲,忽然哼了两声:“不是这么回事!”

他环视四周,又提高了声音,“哈丁至于这么愚蠢吗?”

“看起来是这样。”伯特耸了耸肩膀。

“不可能!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么干净彻底地卡死自己的脖子是需要巨大的愚蠢的。如果哈丁是个笨蛋他绝对做不到!何况我才不信他是个笨蛋呢。何况他还建立了那完全遏止国内反抗的宗教,何况他还给安纳克瑞昂装备了所有战争武器,不可能!”

“我承认事情是有点混乱,”伯特说,“但事实如此,还能有什么解释?”

沃尔特突然插嘴:“这是背叛!他是他们的奸细!”

瑟麦克不耐烦地摇头,“这同样也看不出来。整个事情真是一团乱麻……对了,伯特,你听说过基地准备交付安纳克瑞昂舰队使用的那艘巡洋舰的事情吗?”

“巡洋舰?”

“一艘老帝国战舰……”

“没有。但那不说明什么。舰队是完全与俗世隔离的宗教避难所,没人听说过舰队的事情。”

“是吗,消息已经流传开了。党内有些人将事情捅到了议会上去。你知道,哈丁没有否认。他的发言人强烈指责了谣言贩子,然后就这样了。这可能有些关键。”

“这只是个插曲,”伯特说,“如果是真的,那真是疯了。但结果也不会更坏。”

奥希说:“我认为,哈丁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武器?”

“是啊。”瑟麦克讥笑着说:“没准有个玩具盒子,什么时候突然打开跳出来一个小丑把威恩尼斯吓得中风了?如果基地靠着什么秘密武器来保护自己的话,它根本没法真正站住脚,更不用说发展了。”

“那么,”奥希匆忙改变了话题,“现在问题就在于: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伯特。”

“是啊,这是个问题。但别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安纳克瑞昂所有的出版物上都根本没有提到基地的事情。现在到处都是关于即将来临的庆典的事情。你知道,列颇德下周加冕。”

“这么说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沃尔特晚上第一次笑了起来,“我们还有时间……”

“我们还有时间,笨蛋。”伯特马上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了,国王和神一样。你以为他事先还要搞什么鼓动宣传之类的事情吗?你以为他还要指责我们侵略什么的,把一切停下来控诉一番吗?动手时间一到,列颇德下命令,人们就开战。就这么简单。这就是那该死的体系。你不能质问神。他可能明天就下令,而你还在卷你的烟卷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嘈杂起来,当里维·诺亚斯特从大门冲进来的时候,瑟麦克不得不敲着桌子让大家安静下来。他穿着外套就冲上了楼梯,带着满身的雪花。

“看!”他喘着粗气,将一份沾着雪花的报纸扔在桌上,“全在上面了。”

报纸被摊开在桌上,五个脑袋俯在上面。

瑟麦克竭力用平静的声音说:“太空啊,他要到安纳克瑞昂去了!到安纳克瑞昂去了!”

“投敌!”拓奇突然兴奋地尖叫起来,“真该死,沃尔特说对了。他把我们都给卖了,现在到那里收钱去了。”

瑟麦克站了起来,“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明天我会在议会上提出弹劾哈丁。如果我们失败了……”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