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名:基地 时间:2019-4-21 / 2:31:43 作者:阿西莫夫 字数:4620

高丽尔是历史上常见的现象:除了国号之中有共和二字之外,没有哪一方面不是实行绝对君主专制统治。于是它既拥有一般专制政体的绝对权力,又毋须受制于君主政统之下帝王的体面:所谓的荣誉,和礼法。

高丽尔的物质水准不高。银河帝国弃之而去时,只留下无言的纪念碑和破败的建筑物,为过往的岁月存证。而在基地未到来之前——在统治者大统领阿斯柏·亚尔勾的勇猛决心之下,不论行商或教士都受到极严厉的节制甚至禁止,在此之前基地终究未有尺寸立足之地。

太空航站已经老朽腐坏,令远星号的船员倍觉凄凉。朽败的机棚造就的霉烂气息,让特乌尔焦燥难安混身不自在,一个劲儿地打牌。

马洛冥思道:“商机大好。”静静望向观景窗外。到目前为止,高丽尔人实在不值一提。一路平静无事,前来迎截远星号的高丽尔人战船,要不是既小又破的古迹、就是丑陋笨重的旧货。他们谨慎戒惧保持距离,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如此,而马洛求见当地政府也一直未见回音。

马洛重复一遍:“商机大好。可以说是未开发的处女地。”

特乌尔抬头满脸不耐,把纸牌丢到一旁:“你到底打算干什么,马洛?船员抱怨不已,官长满心忧虑,而我一肚子疑问——”

“疑问?怀疑什么?”

“目前的情势,还有你。我们要做什么?”

“等。”

老行商鼻孔出气,满脸通红怒道:“你快瞎了,马洛。我们四周头顶都是警卫船,要是他们准备把咱们打进十八层地狱呢?”

“他们已经等了一星期。”

“说不定是在等待援军。”特乌尔双眼冷酷锐利。

马洛忽然坐下:“对,这点我也想过。你瞧,这可是个大问题。第一,我们轻易来到这里。这点可能意义不大,因为去年超过三百艘船当中,化作青烟的不过三艘,百分比太低。不过也可能意味著,他们配备核武的舰只数量不多;因此除非数目增加,否则没有必要时不敢轻易暴露出来。

另一方面,也可能他们根本没有核子武力。或者是有但必须保持隐秘,以免我们察觉一些什么。毕竟劫掠不小心的轻武装商船是一回事,而和正牌的基地使节周旋又是另一回事;特别是这位使节的出现意味著基地已经开始怀疑。

总括来说——”

“慢点,马洛,慢点。”特乌尔举起双手:“你讲得太多,快让我吃不消了。你的重点在那里?直截了当说了好吗!”

“不剖析明白,事情便难以索解。特乌尔,我们彼此都在等候。他们不晓得我在做什么,而我不知道他们手上有什么。我算是处于劣势,因为我只有一条船,要对抗他们整个世界——搞不好还有核子武力,我没有能占上风的本钱。当然是很危险,他们说不定已经挖好了坑等咱们入土,不过咱们出发之前就有这种觉悟了。还有什么别的事好做?”

“我不——咦,那是谁?”

马洛耐心抬头,调整了接收器,值星班长粗犷的面庞出现在萤幕上。

“说话,班长。”

班长道:“抱歉,长官。船员让一位基地教士进来了。”

“什么?”马洛霎时脸色发青。

“教士,长官。他需要治疗,长官——”

“会有更多人需要治疗了,班长,为了这桩屁事。下令全员就战斗位置!”

船员休息室立刻空无一人,五分钟后连下班的人也都坐上炮位。在边区各星系的无政府地域中,速度乃是船员的最高美德,而行商长的船员在这方面更是出类拔萃。

马洛慢慢走进,把那教士从头到脚看了个巨细靡遗。他的眼光移向汀特副官,对方不安地挪到一边,和表情木然身形僵硬的值星班长迭蒙靠在一块儿。

行商长转头朝向特乌尔,沉思了一会儿:“这么著,特乌尔,把所有官长,除了协调官和弹道官之外,都集合到这儿来,不要惊动大家。其余船员原位待命。”

有五分钟空档,马洛走进盥洗室,看看门闩后边,拉了拉窗上的厚重布幔。他总共在里头花了半分钟,回来时嘴边不自觉地哼著小调。

人员鱼贯而入。特乌尔跟在队伍后面,悄悄带上了门。

马洛沉声道:“首先,是谁没得到我的允许,就擅自放这个人进来?”

值星班长踏步上前,其余人等纷纷侧目:“报告长官。没有什么特定的人,那是共同的默契。可以这么说,他是自己人,而那些外国佬——”

马洛止住他的话头:“你说的我有同感,也很同意。这些人,都是由你指挥的吗?”

“是,长官。”

“这次状况解除后,他们受个别禁闭一个星期,同时间内你本人解除一切指挥职务。明白吗?”

班长面不改色,但看得出肩头稍稍颓然下垂,接著俐落答道:“是,长官。”

“可以走了。到你的炮位去。”

门在他身后关上,一阵嘈杂平地而起。

特乌尔进言道:“何必罚他,马洛?你知道高丽尔人人会宰了被俘的教士。”

“违背我的命令本身就不对,不问动机是好是坏。没有我批淮,任何人不可以随意进出。”

汀特副官喃喃抗议道:“七天在这里干耗著,这样子不能维持纪律。”

马洛冷冷说道:“我就可以。在理想状况下维持纪律不算什么;面对死亡的时候要是不能派上用场,纪律就毫无用处。教士在那里?带他来见我!”

当他们把穿著绯红斗蓬的人小心扶上来时,马洛坐了下去。

“叫什么名字,教士?”

“呃?”红袍人旋身朝向马洛,身躯僵硬、两眼迷离、左太阳穴有瘀青。在此之前这人不言不动,或者至少马洛没看出来。

“名字,你这教士?”

教士突然热切地张开双臂作欲拥抱状:“孩子——我的孩子。愿银河圣灵的双臂永远为你张开!”

特乌尔踏步上前,眼神苦恼,声音沙哑:“这人病了,谁扶他到床上去。马洛,让他上床,给他看大夫。他伤得很重。”

马洛猿臂一伸,将他用力推开:“别吵,特乌尔,否则我把你赶出去。报上名来,你这教士!”

教士忽然两手交握作恳求状:“既然你们是文明人,请助我逃离异教徒之手。”陡然泣不成声:“救救我!这些凶狠残忍的野兽正在追我,想用他们的罪恶使银河圣灵蒙羞。我叫乔德·帕马,安纳克瑞昂人,在基地,就在基地,受的教育,孩子。我是圣教使者,受圣灵感召来到此间。”喘息不已:“我在野蛮人手里受尽折磨,求你们念在同是圣灵子民的份上,保护我、救救我!”

紧急警报骤尔大作,刺耳声中传来呼叫:

“敌人出现!请指示!”

每一只眼睛都自动望向扩音器。

马洛恶咒一声,扳开通话器吼道:“保持警戒!就这样!”

他走近厚帘幕将之拨向一侧,冷冷朝外瞪视。

敌人!数千名成群结队的高丽尔人暴徒,大声怒吼著包围了整个远星号,苍冷炽烈的镁光火炬稀稀落落逼近。

“汀特!”行商不曾转身,但后颈一片通红:“打开对外广播器,问他们要什么、有没有政府或是任何合法的代表。不要做任何承诺、也别恐吓他们,否则我杀了你!”

汀特转身走了出去。

马洛察觉一只大手搭到他肩膀上,他用力抖落开来。是特乌尔。他的话声在马洛耳边嘶嘶作响:“马洛,你一定要对这个人施予援手,否则怎能维护尊严与荣誉!他是基地的人,而且他毕竟是——是个教士。外头那些野蛮人——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特乌尔。”马洛话锋如刀:“我有比保护教士更重要的事得做。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先生,谢尔顿和银河所有圣人为证,你要是胆敢阻挡我,我会扯烂你的喉咙!别挡著我的路,特乌尔,否则这就是你的最后一步!”

他转身大踏步而过:“你!帕马教士!你知不知道,根据协定,不准基地教士进入高丽尔人领土?”

教士全身颤抖:“我遵循银河圣灵的指引,孩子。如果野蛮人拒绝开化,岂不更证明了他们需要指导?”

“扯到那儿去了,这教士!你同时违反了高丽尔和基地的法律,在法律上我不能庇护你。”

教士双手再度高举,先前的张皇失措消翳无踪。经由船上的对外通讯系统传来一阵阵此起彼落的嘈杂吼声、一波波隆隆作响的怒骂,使得教士两眼狂乱:

“你听到了吗?跟我提什么法律,什么由俗人所订的法律?世间有更高的律法。银河圣灵岂不曾说过:见死不救,非人哉。岂不曾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难道没有枪?你难道没有船?难道基地不是在你背后撑腰?难道在所有这些之后支撑你的,不是威临宇内的银河圣灵?”他停下来喘了口气。

这时船外的鼓噪声静止,汀特副官不安地走进来。

“说!”马洛简截道。

“长官,他们要乔德·帕马这个人。”

“如果不给呢?”

“有各式各样的威胁,长官。不容易听得清楚,人太多了——而且都很疯狂。有个人自称是这个地区的首长,有权力指挥警察,可是他显然自己不能作主。”

“作不作得了主都无所谓,”马洛耸肩道:“他就是法律。告诉他们,如果这个首长还是警察,还是不管什么人物,一个人到船上来,就把乔德·帕马教士交给他。”

突然间他手上亮出一把枪:“我不懂得什么叫抗命,我以前从没有过这种经验。可是如果有人自以为可以教我,那我先要教他如何对付抗命!”

枪口缓缓转动,最后定在特乌尔跟前。老行商极力克制,舒展了扭曲的面孔,放松了握紧的拳头,两臂下垂,只在鼻孔里不时发出刺耳的嘶声。

汀特离开五分钟后,一个瘦小的身影自人群中走出,行动缓慢、不时踟躇反顾,显然既忧且惧。他两度回头,却被群众的怒吼声逼回来。

“好罢。”马洛执枪打了个手势:“格浪和阿派舒尔,带他出去。”

教士尖啸一声,举起手臂以僵直的指头比划著,宽袍大袖褪下,露出瘦骨嶙嶙的臂膀。有这么一瞬间,一道微微的闪光乍生又灭,马洛眨了眨眼,轻蔑地做了个手势。

当教士被两个人架起时,他顿时狂啸不止:“诅咒这个遗弃圣灵子民,见死不救为虎作伥的人!让这双对求助者听而不闻的耳朵聋掉!让这双对无辜受害视而不见的眼睛瞎掉!让这个出卖给黑暗邪魔的灵魂永世不得翻身!……”

特乌尔紧紧捂住双耳。

马洛轻抛手枪将之收起:“解散后,”声调平稳:“各就警戒位置。群众解散之后六小时内,仍然维持全面警戒;随后四十八小时站双哨,到时再发布进一步指示。特乌尔,跟我来。”

他俩一道走进马洛的私室,马洛比著一张椅子让特乌尔坐下,他结实的身形略显佝偻。

马洛嘲讽也似地俯视:“特乌尔,”他道:“我很失望。看样子你在政界打滚三年,已经忘了行商是怎么过日子的。记住,回到基地也许我会讲民主,但要让我的船能够随心所欲如臂使指,就多少要用点专制手段。我从不曾对船员拔枪过,今天如果不是你太不成体统,我也不会这样做。

“特乌尔,你在船上没有官职,是受我邀请而来的,我会对你充份礼遇——不过是私底下。 无论如何, 从现在起,在我的官长和船员面前,我是‘长官’而不是‘马洛’。一旦我下了命令,你要和新兵一样谨慎戒惧懔遵不误,否则就双手反绑和新兵一块关禁闭!明白吗?”

政党领袖咽了口唾涎,勉强答道:“我道歉。”

“我接受!会害怕吗?” 马洛的巨掌握住特乌尔瘦弱的指头。

特乌尔道:“我的动机没错,总不忍心就这样把人送出去听凭宰割。那个软脚虾首长还是什么的根本救不了他。这简直是谋杀!”

“没有办法。讲实话,这件事很不对头,你没注意到吗?”

“注意什么?”

“太空航站位在无人地区的深处,突然间冒出一个逃亡的教士,那儿来的?跑到这里,是巧合吗?大批群众聚集,又是那儿来的?大大小小城镇最近的也在百里之外,可是他们不到半小时就来了。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特乌尔应道。

“嗯,也许这个教士是给带到这里当作饵放掉。我们这位帕马教士朋友,看起来相当糊涂,似乎还没有时间恢复理智。”

“是酷刑——”特乌尔痛苦地咕哝道。

“也许!但更也许是有人打算让我们表现骑士风范和侠义精神,好笨得去保护这个人。他在此地违背了高丽尔和基地的法律,如果我庇护他,等于向高丽尔宣战,而基地根本没有立场来保护我们。”

“这——这太牵强。”

扩音器抢在马洛回答之前大吼:“报告!收到官方通信。”

“马上传过来!”

闪亮的圆筒在通信槽中发出喀一声轻响,马洛打开后摇出里面的银质信纸,用食指和拇指抚摸监赏道:“首都直接电传,大统领用笺。”

一眼瞥过之后,马洛发出浅浅一笑:“我的想法太牵强,是吗?”

他将纸团丢到特乌尔面前,补上一句:“交还教士之后半个小时,终于收到非常礼貌的邀请去谒见大统领——先前还等了七天。想来咱们是通过了一场考验。”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