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科幻大师构想了一个看似完美无缺的未来城市,却又用一本书“摧毁”了它

首页 论坛 科幻小说 这位科幻大师构想了一个看似完美无缺的未来城市,却又用一本书“摧毁”了它

标签: 

该话题包含 0 个回复,有 1 个参与人,并且由 admin admin3 月, 4 周 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97
    admin
    admin
    管理员

      编者按:

      一个完美的未来城市应该是怎样的?

      自给自足、固若金汤、终结死亡、衰老和一切劳役……所有你能想到的,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都想到了。

      在《城市与群星》中,他精心构想了一个堪称“绝对完美”的未来城市——迪阿斯巴,却又创造了一个拼命想要逃离这里的少年阿尔文。

      身处在一个如此完美的城市中,享受最舒适的生活,为什么还要想要离开?克拉克又是如何通过这本书亲手“摧毁”这个自己构建的完美城市的?请看【书评】为你解读。

     

      当我们想象《城市与群星》里阿瑟·克拉克笔下的终极城市迪阿斯巴时,不妨把它看成东方式桃花源的高科技进阶版。

      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因先秦时避乱而建,到晋太元中以捕鱼为业的武陵人误入其间,满打满算也不过存在了六百年;而阿瑟·克拉克设定的伟大城市迪阿斯巴,地球上一切城市中的城市,在牢不可破的穹顶的庇护下,与外部世界全然隔绝,存在了亿万年。

    《明日世界》剧照

      在宅旁有五棵柳树就无比满足的“五柳先生”(陶渊明)质朴的田园理想中,桃花源的美好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当然,物资的富裕也相当重要,家家都能“设酒杀鸡作食”以招待外人,自给自足。

    《桃源仙境图》(局部) 仇英

      而在心怀宇宙(脑容量略大于所有行星)的阿瑟·克拉克那里,终极城市不仅像桃花源一样与世隔绝,自足,固若金汤,而且已经终结了死亡、衰老和一切劳役,所有日常性的工作都已经由机器人承担。

      人类可以自由地去做带给他们愉悦的任何事情:艺术、哲学,或者数学,还有以各种虚拟体验为主的娱乐。

    《头号玩家》剧照

      纵观所有文学作品里设想过的伟大城市,迪阿斯巴可以称得上最为完美无缺——

      静止不变的迪阿斯巴,永远地停留在人类文明发展到最为鼎盛富足的时代,像菲利普·迪克在1950年代畅想的2000年:“所有的人都能自由地实现在文化领域的梦想。机器人维护世界,人类享受生活。机器人依照人类艺术家画出的蓝图重建或改造城市,清洁、卫生、美丽,就像是众神的家园。”(《各为其主》,《菲利普·迪克中短篇小说全集3:预见未来》)

      城市设计之父阿瑟·克拉克赋予了迪阿斯巴所有的便利,去除了菲利普·迪克担心中的AI叛变隐患,迪阿斯巴的机器管理者默默服务于人,确保其基本模式千秋万代地运行在完美的框架结构中,精确无误,没有任何横生枝节的可能;

      阿瑟·克拉克还防患于未然地堵住了赫胥黎式“美丽新世界”中所有被人诟病的伦理问题,繁衍不再是迪阿斯巴人存续的目的,性爱和亲密都只是一种可能的选项;

    《暖暖内含光》剧照

      在这里,完美的躯壳不会遇到衰老或者疾病。对此生此世产生厌倦之后,人类可以将意识选择性备份,删去芜杂,存储主体,等待随机重新“出世”,载入一具全新的躯壳,开启全新的人生。

    《副本》海报

      因为给予人删除的选项,你当然不用像Doctor Who里的时间领主一样,纠结于不堪多次重生的记忆重负。而从记忆库里随机组合存世之人构成不同排列组合的社会,保证了理查德·摩根在《副本》里担忧的腐败和民怨无处遁形。

      阿瑟·克拉克精心构筑了一个如此完美的乌托邦,却难免让人联想到伊西多拉( Isidora )——卡尔维诺的小说《看不见的城市》中的第二座城市。


    《看不见的城市》首版封面

      伊西多拉是旅人梦中的城市,“在梦中的城市里,他正值青春,而到达伊西多拉城时,他已年老。广场上有一堵墙,老人们倚坐在那里看着过往的年轻人;他和这些老人并坐在一起。当初的欲望已是记忆。”

      和伊西多拉一样,迪阿斯巴属于暮年,再完美也仅仅是来自于久远过去的回响。

      在这个美丽的乌托邦,充斥着经历了无数次重生的苍老灵魂。骨子里来说,他们全是老人,耽于逸乐,丧失了出走远方的勇气,不再有别样尝试的好奇。

      至于走向群星的梦想?已经彻底成为死灰,直到出现了一个导致热血复燃的变量——少年。

    《安德的游戏》剧照

      《桃花源记》只写了外面的人如何想进去,陶渊明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如果里面的人想出来该怎么办?

      陶渊明的终点恰恰是阿瑟·克拉克的起点,他从描写少年的好奇心开始带出整个迪阿斯巴的完美无缺,但越是不厌其精地臻于完美,越是让人从心理上无限逼近少年,和少年一起四处碰壁,急于突围,试图寻得一个可能的出口,哪怕所有人都告诉他:城市的外面只有荒漠,无边无际的荒漠。

    《安德的游戏》剧照

      而随着他的探索,我们发现外面不单单只有荒漠,还有与城市(迪阿斯巴)互为镜像的乡村(利斯)。

      我们随着少年阿尔文一层层剥离禁锢,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迪阿斯巴和利斯,都不过是很多年前奔向群星的人们在地球上的遗迹。相对于迪阿斯巴,利斯似乎在外面,但在迪阿斯巴和利斯外面,还有浩瀚的群星。

    《宇宙》剧照

      阿瑟·克拉克是不是把城市和群星对立起来,非要让人类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呢?

    阿瑟·克拉克

      不不不,这样的理解太肤浅。

      大神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凝滞是世间最大的恶。真正完美的人类之城绝不是亘古不变的桃花源或者乌托邦,而应该如音乐一般推进,一个音符牵引出另一个音符,让时间的流逝变成一种生长的力量,允诺自由、恩典和惊奇。

    本文来自:科幻世界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抱歉,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跳至工具栏